打印

敬虔的人是爱慕神话语的人

敬虔的人是爱慕神话语的人

作者:汤姆•华森

选自《以圣经为笔,对敬虔人的素描,或作一位往天堂去的人的一些特征标记》

敬虔人的特征

“我何等爱慕祢的律法!”诗119:97

一. 敬虔人爱慕记载在圣经上的神的话语

屈梭多模(Chrysostom)把圣经比作一座布满果子和鲜花的园子。敬虔人欢喜在这园子中行走,甜美地使自己快活。他爱慕神话语的每一部分。

1. 他爱慕神话语中给人忠告的部分,以此作生活的指引与准则。神的话语是基督徒尽责的唯一准则,当中包含当信 和当行之事。敬虔人爱慕神话语的教导。

2. 他爱慕神话语中警戒的部分。 圣经如同伊甸园一般:伊甸园当中有一棵生命树,它的入口也有一把 发火焰的剑。这是神话语警戒的部分。它在每一个在恶中顽梗的人面前喷出火焰。“但神要打破祂仇敌的头,就是那常犯罪之人的发顶。”(诗68:21)神的话语不纵容恶,它不让人在神和罪之间游移不定。真正的母亲不让孩子被劈开(王上3:26),神不让人心被劈开。恶一出现,神的话语就如雷鸣般发出警戒,加以反对,它就像那充满咒诅的飞行的书卷(亚5:1)。

敬虔人爱慕神话语中的咒诅。他知道每一样警戒中都有爱。神不愿我们灭亡,因此祂满有怜悯地向我们发出警戒,好使祂能惊吓我们,使我们离开罪。神的警戒就像救生的浮标,指明海中的礁石,向靠近之人发出死亡的警告。警戒是约束我们的勒马嚼,使我们不至大步奔向地狱。在各样警戒中都有怜悯。

3. 他爱慕神话语中安慰的部分,就是应许。 他饱尝这些,就像参孙边走边吃那蜜一样(士14:8,9)。应许都是骨髓和甘甜之物,我们晕厥时饮下就得振奋;它们是生命水的导管。“我心里多忧多疑,祢安慰我,就使我欢乐。”(诗 94:19)应许是那驱走忧愁思想的大卫的琴,是给他从神而来安慰乳汁的胸怀。

敬虔人通过以下作为,表明对记载于圣经之上神话语的爱慕:

(1) 努力阅读。 贤良的庇哩亚人“天天考查圣经”(徒17:11)。亚波罗最能讲解圣经(徒18:24)。神的话语是我们天上的大宪章,我们应当每天读这宪章。神的话语表明何为真理,何为谬误。它是重价的珍珠隐藏于其中的那块田地,我们理当何等努力挖掘寻找这珍珠!敬虔人的心是保存着神话语的图书馆,它在祂里面丰丰富富存着(西3:16)。据说墨兰顿(Melanchthon)年轻时总是随身带着圣经,如饥似渴地阅读。神的话语行双重的工作:教导 我们,审判我们。那些不愿受教于神话语的人,要受神话语的审判。哦,让我们熟悉圣经!如果现在就像罗马皇帝戴克里先(Diocletian)颁令焚烧圣经的那时候,或者就像玛丽女王的时候,拥有一本翻译成英文的圣经就要被定死罪,我们该怎么办呢?勤奋熟读圣经,我们就是在我们的头脑中携带着一本圣经!

(2) 常常默想圣经。“我终日不住地思想”(诗 119:97)。敬虔人默想神话语的真实与圣洁。他不仅只是有一些匆匆而过的思想,而是让他的思想沉浸在圣经中。通过默想,他从这甜美的花朵中吸取花蜜,在他的思想中沉思圣洁的真理。

(3) 以圣经为乐。这是他的娱乐。“我得着祢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祢的言语是我心中的欢喜快乐。”(耶15:16)。没有人像这先知以神的话语为乐那样,是如此欢喜一样食物的。确实,圣徒除了以神的话语为大大喜乐,还能有什么选择?他永恒的盼望是包含在其中。一位儿子岂不欢喜阅读他父亲藉此把他的产业传给自己的遗嘱和遗约吗?

(4) 把圣经藏起来。“我将祢的话藏在心里”(诗 119:11) —就像人把珍宝藏起来,使其不被偷走一样。神的话语就是那珍宝,人心就是那珍品橱,神的话语一定要被锁在里面。很多人把神的话语藏在他们的记忆里,但不是藏在他们的心里。大卫为什么把神的话语藏在他心里?“免得我得罪祢。”就像人去到受疫症感染的地方要随身带着解药一样,同样敬虔人在他心里携带神的话语,作为属灵的解药,保守他脱离罪的感染。为什么如此多的人被错谬毒害,其他人被道德的恶毒害 — 岂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把神的话语当作一种神圣的解药藏在他们心里吗?

(5) 捍卫圣经。智慧人不会让他的土地从他那里被人夺走,而是要保护他的权益。大卫把神的话语看作是他产业的地:“我以祢的法度为永远的产业”(诗 119:111)。你以为他会让他的产业从他手中被人夺走吗?敬虔人不仅为神的话语争辩,还为此死:“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启6:9)

(6) 喜爱神的话语,超过喜爱最宝贵的事物。

(a) 超过食物。“我看重祂口中的言语,过于我需用的饮食。”(伯23:12)

(b) 超过财富。“你口中的律法,与我有益,胜于千万的金银。”(诗 119:72)

(c) 超过世上的荣耀。英王爱德华六世的故事令人回味。在他加冕的那日,人在他面前献上三把宝剑,向他表明他是三个王国的君王;国王说:“还少了一把宝剑。”当被问到是什么宝剑时,他回答说:“圣经,那是‘圣灵的宝剑’,要喜爱它,胜过王权的这些徽号。”

(7) 谈论神的话语。 “愿我的舌头歌唱祢的话。”(诗 119:172)正如一个贪婪的人谈论他买回来的贵重物品,同样敬虔人谈论神的话语。它是何等的宝藏,何等充满美好与甘甜!那些被魔鬼封住了口,从来不讲神话语的人,表明他们从来没有从它收获任何好处。

(8) 与神的话语相符。 神的话语是他的日冕,靠着它调整他的生活,是他的天平,藉着它衡量他的举动。在他每日的行事为人中他把神的话语效法行出来:“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保罗守住了真道的教训,活出了真道的生活。

问:敬虔人为何喜爱神的话语?

答:这是因着神话语卓越的缘故。

1. 神的话语是指引我们的火柱。它让我们看到该回避的礁石;它是我们藉此驶向新耶路撒冷的航海图。

2. 神的话语是一面属灵的镜子,通过它我们可以看见自己的内心。 异教徒拥有的人性的镜子,显出他们生活中的污点 — 但这面镜子显出人心思中的污点;那面镜子显出他们不义的污点,这面镜子显出我们义的污点。“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罗7:9)神的话语如镜子一般来到时,我所有自义的想法都死了。

3. 神的话语是困苦中充满主权的安慰。 当我们跟从这云朵时,那磐石跟着我们 — “这话将我救活了。我在患难中,因此得安慰。”(诗 119:50)基督是活水的泉源,神的话语是这泉水流经的黄金管道! 除了生命之道,还有什么能在死的时候使人振奋呢(腓2:16)?

敬虔人爱慕神的话语,因为它在他身上发生了功效。这启明星已经在他心里升起,引入了公义的日头。

二. 敬虔人爱慕所传讲的神的话语。这就是对书写在圣经上神话语的讲解。圣经是王的膏油,传讲神的话语,就是把它们倾倒出来。圣经是贵重的香料,传讲神的话语,就是把这些香料捣碎,生发出奇妙的香气和愉悦。所传讲的神的话语是“神能力的杖”(诗 110:2),“祂嘴里的气”(赛11:4)。人从前说底比斯城是由希腊神话中安菲俄斯的竖琴声建造起来的,灵魂的归正比这是更真实得多 — 它是由福音的竖琴声建成的。所以所传讲神的道,这被称为“神拯救的大能”(林前1:24)。圣经说基督现在是藉此从天上向我们说话(来12:25)。这神话语的事奉当受人的欢迎,胜过欢迎天使的事奉。

敬虔人爱慕所传讲的神的话语,部分是因为他因此得着的好处 — 他已经感受到与这吗哪一同降下的甘露 — 部分是因为这是神设立的缘故。主已经设立这蒙恩之道,为的是拯救他。铸造在钱币上的君王的像使它成为流通的货币,戳在所传讲的神话语上的神权柄的印记,使得它成为助人得救的工具。

应用: 让我们以这个特征,试验我们是否是敬虔人:我们爱慕神的话语吗?

1. 我们爱慕记载在圣经上的神的话语吗? 殉道士为了几页圣经,愿意付出何等大的价钱!我们以神的话语作为我们的密友吗?正如摩西手中经常拿着“神的杖”,同样我们应该在手里拿着“神的书”。我们需要指引时,我们查考这神圣圣言吗?我们发现败坏强盛时,我们使用这“圣灵的宝剑”砍倒它们吗?我们忧愁时,我们来到这瓶生命水前得安慰吗?若是这样,我们就是爱慕神的话语!

但是哎呀,那些极少与圣经亲近的人,怎能说他们是爱慕圣经?他们开始读圣经时,他们的眼睛开始变得作痛。两约就像挂起的生锈军装,极少或者从未使用。主亲手用手指写下律法— 但尽管神费心写下,人却不费心阅读。他们宁愿看一叠纸牌,也不愿看圣经!

2. 我们爱慕所传讲的神的话语吗? 我们在我们的判断里看重它吗?我们把它领受进入我们的内心吗?我们害怕失去所传讲的神话语,胜过害怕失去平安和工作吗?让我们不安的,是约柜被移走吗?

再问一次,我们带着虔诚的委身来留心神的话语吗?法官在审判席上作出指示时,所有的人都留心听。神的话语被传讲时,伟大的神是在向我们发出祂的指示。我们是把这作为事关生死之事加以聆听吗?若是如此,这就是表明我们爱慕神话语的可靠标志。

再问一次,我们爱慕神话语的圣洁吗(诗 119:140??神的话语被传讲出来,是要打倒罪,促进圣洁。我们因着它的灵性和精炼而爱慕它吗?许多人爱慕所传讲的神的话语,只是因着它的修辞和观念。许多人来听一篇讲道,就像来听一个音乐讲座一样(结33:31,32),或者就像去一座花园采花一样 — 但不是为了使他们的私欲被治服,或他们的内心被改良。这些人就像一位愚昧的妇人,给她的脸化妆,却忽略她的健康!

再有,我们爱慕使我们知罪的神的话语吗?当神的话语进入我们的良心,向我们的罪射出责备的箭时,我们爱慕神的话语吗?牧师的责任有时是责备。能在讲坛上讲柔和的话,却不知如何责备的人,就像一把有精美的把手,却没有刀锋的剑!“用各等权柄责备人”(多2:15)。把钉蘸在油中 — 用爱心责备 — 但要把钉子钉在目标上!基督徒,当神的话语触动你的罪,并说“你就是那人”的时候,你爱慕责备吗?你能为着“圣灵的宝剑”把你和你的私欲砍开而称颂神吗?若是如此,这确实就是蒙恩的标记,表明你爱慕神的话语。

一颗败坏的心爱慕神话语的安慰,却不爱慕责备:“你们怨恨那在城门口责备人的,憎恶那说正直话的。”(摩5:10)他们的眼睛冒火!就像毒蛇,稍微一碰就喷出毒液,“众人听见这话,就极其恼怒,向司提反咬牙切齿。”(徒7:54)司提反触动他们的罪,他们就暴怒,不能忍受。

问: 我们怎么知道我们爱慕神话语的责备?

答 1:当我们渴慕接受察验人心的事奉的时候。有谁会在乎那不起效的药物呢?敬虔人不会选择接受一个不在他良心上动工的事奉。

答 2:当我们祷告祈求神的话语直面我们的罪的时候。如果我们心里有任何叛逆的私欲,我们就愿意把它找出来,加以处决。我们不要罪被遮掩 — 而要罪得医治! 我们可以敞开我们的胸怀,对神话语的宝剑说:“主,击杀这罪!”

答 3:当我们为着一个责备感恩的时候:“任凭义人击打我,这算为仁慈。任凭他责备我,这算为头上的膏油。我的头不要躲闪。”(诗 141:5)大卫为着一个责备欢喜。假如一个人落入狮口,另外一人把这狮子射杀,救了这人,他岂不感恩吗?同样,当我们落在罪的口中,就像落入狮口一样,责备的神话语的事奉射杀这罪,我们岂不要感恩吗?

一个蒙恩的人,当神话语锋利的柳叶刀刺破他的脓肿时,他就大大欢喜。他穿戴责备,就像挂在他耳上的珠宝:“智慧人的劝戒,在顺从的人耳中,好像金耳环,和精金的妆饰。”(箴25:12)作为结论,使人知罪的讲道,必然要使人的灵魂得益。刺骨的责备为安慰作预备,正如刺骨的冰霜为春天芬芳的花朵作预备一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