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1:19-28

19约翰所作的见证,记在下面:犹太人从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约翰那里,问他说:“你是谁?”20 他就明说,并不隐瞒。明说:“我不是基督。”21 他们又问他说:“这样你是谁呢?是以利亚吗?”他说:“我不是。”“是那先知吗?”他回答说:“不是。”22 于是他们说:“你到底是谁?叫我们好回复差我们来的人。你自己说,你是谁?”23 他说:“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修直主的道路;’正如以赛亚所说的。”24 那些人是法利赛人差来的。 25 他们就问他说:“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亚,也不是那先知,为什么施洗呢?”26 约翰回答说:“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27 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28这是在约旦河外,伯大巴喇约翰施洗的地方作的见证。

在这里我们有约翰的见证,是他给那些从耶路撒冷被差来审问他的使节的。在这里请留意,

I. 那些差人到他这里来的人是谁,那些被差来的人是谁。1. 差人到他这里来的是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在耶路撒冷召集的大公会,或高等法院的人,是犹太教会的代表,他们管辖所有和信仰相关的事情。有人可能会想,那些是学问的源头,教会的领路人的人,藉着书本,应该对那世代认识如此之深,以致知道弥赛亚近了,所以此时应当认识那是他先锋的这一位,快快接受他;但他们不是这样做,反而派人去盘问他。世俗的学问,荣耀和权能,很少能让人的思想去领受神的光的。2. 被差的人是,(1.)祭司和利未人,很有可能是公会的成员,有学问, 稳重和有权柄的人。施洗约翰本人是属亚伦后裔的一位祭司,所以除了祭司以外,任何其他人等来审问他都是不合适的。关于约翰的事奉,圣经预言它必要洁净利未人(玛3:3),所以他们忌恨他和他的改革。(2.) 他们像法利赛人一样,骄傲,自以为义,以为他们不需要悔改,所以无法忍受一个以传悔改的道为己任的人。

II. 他们来有什么任务;是关于约翰和他的施洗的事。他们不是叫约翰到他们那里起,很可能因为他们惧怕百姓,免得与约翰一处的百姓被激怒起来反抗,或者免得与他们在一处的百姓认识他;他们想,最好还是让他挡在远处。他们问关于他的事,1. 为要满足他们的好奇心;正如雅典的人询问有关保罗教训的事情,是因为它很新奇的缘故,徒17:19-20。他们对自己如此骄傲自欺,结果悔改的教训对他们来说成了古怪的教训。2. 为表现他们的权柄。他们以为,当他们叫那众人以为是先知的那一位来交代,在他们的会前审问他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很伟大。3. 如果他们找到任何借口,他们就要压制他,不让他说话;因为他们嫉妒人对他日益增长的兴趣,而他的事奉既不与他们长久生活在其中的摩西律法时代相符,也不与他们对弥赛亚国度的观念一致。

III. 他给他们怎样的回答,以及他关于他自己和他的施洗的陈述,在两方面他都见证基督。

1. 关于他自己,以及他自称自己是谁。他们问他,你,你是谁?约翰在这世界上的出现是令人惊奇的。他住在旷野,直到他向以色列显现的日子。他的灵,他的行事为人,他的教训,其中都有一些东西,是让人不得不尊敬,赢得人的尊敬的;但是他不像那些引诱人的一样, 妄自尊大 。他更努力行善,而不是显大;所以不说任何关于他自己的事,直到他按着律法被盘问为止。那些为基督说得最多的人,是说自己说得最少,他们自己的行为,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嘴唇,在表彰他们。他回答他们的盘问,

(1.) 消极方面。他不是某些人以为他是的那位伟大者。神忠心的见证人更警惕不恰当的尊敬,胜过对付不公义的蔑视。保罗写信强烈反对那些过分看重他,并且说,“我是属保罗的”那些人,就像他强烈反对那些轻视他的人一样,他说他在那些人面前是软弱的,当他被人称作是神的时候,他就撕裂他的衣服。 [1.] 约翰否认他自己是基督(约1:20):他 明说:“我不是基督。”,基督是此时人盼望,等候的。留意,基督的工人必须记住,他们不是基督,所以不可篡夺他的权柄和特权,或者取过只是归于他的赞美,归自己所有。他们不是基督,所以不可对神的产业作威作福,或者假装可以辖治基督徒的信心。他们不能生出恩典与平安;他们不能光照人,使人归正,复活,给人安慰,因为他们不是基督。留意这里是怎样强调论到约翰的事情的:他 明说,并不隐瞒,明说;这表明他提出这反对声时的强烈反应与坚持。注意,对于那让人骄傲,取过那不属于我们的荣耀归给我们自己的试探,我们应当大大努力和热切加以抵挡。当约翰被人认为是弥赛亚时,他不是用“如果百姓愿意受骗就由得他们吧”的态度加以默许,而是公开,庄重,没有一丝含糊地明说,“我不是基督” ; hoti ouk eimi ego ho Christos —我不是基督,我不是;另外一位近了,他是基督,但我不是。他否认自己是基督,这被称作他的明说,承认基督,而不是否认基督。留意,那些谦卑,让自己降卑的人,就是这样承认基督,把荣耀归给他;但是那些不愿意否认自己是基督的人,实际上就是否认基督,[2.] 他不承认自己是以利亚,约1:21。犹太人期望以利亚这个人从天上回来,住在他们当中,以此应许他们极大的事情。他们听到约翰的品格,教训和施洗,留意到他的出现就像从天而降一样,就在以利亚被接上天的同一个地方出现,他们很容易就把他当作是这位以利亚,这就毫不奇怪了;但他连这尊荣也不予承认。他确实是以以利亚的名发预言(玛4:5),他是带着 “以利亚的心志能力”来(路1:17),就是那将要来的以利亚(太11:14);但他不是以利亚本人,不是坐着火的战车上天的那位以利亚,因为以利亚是在基督变相时与基督相见的。他是神应许的以利亚,不是他们愚昧做梦以为的以利亚。以利亚确实已经来了, 人却不认识他(太17:12);他也不向他们显明自己是以利亚,因为他们答应自己这么一位以利亚,是神从来没有应许给他们的。[3.]他不承认自己是那位先知,也不承认自己是先知。第一,他不是摩西说的,耶和华从他们弟兄中间兴起 像他的那位先知。如果他们是这个意思,他们不需要问这个问题,因为那位先知不是别人,正是弥赛亚,而他已经说了,我不是基督第二,他不是他们期待,希望的这么一位先知,像撒母耳和以利亚,以及先知中的其他人一样,会干预公众事物,拯救他们脱离罗马人的轭。第三,他不是那从死里复活的古时先知中的一位,他们期待有一个这样的先知在以利亚之前来,正如以利亚在弥赛亚之前来一样。第四,尽管约翰是一位先知,是的,他比先知更大,然而他得到的启示,不像旧约先知得到启示那样,是通过异梦和异象;他的使命和工作是另外一种性质,属于另外一个时代。如果约翰说他是以利亚,是一位先知,他说的可能没错;但是神的工人无论在何种光景,都要最小心表明他们自己,好使他们不确认百姓任何的错误,特别的是,他们不可给任何人机会,看他们超过当看的

(2.) 积极方面。被派来审查他的人坚持要一个正面的答复(约1:22),用差他们来的人 的权柄敦促他,他们想他是应当尊重这些人的:“告诉我们,你到底是谁?不是我们可以相信你,受你的洗,而是我们可以 回复差我们来的人,免得别人说我们被差来作傻事。”约翰被人看作是一个真诚的人,所以他们相信,他不会逃避问题含糊作答,而是公平,光明磊落,清楚回答一个清楚的问题: “你自己说,你是谁?”他确实回答了, “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的。”留意,

[1.] 他用圣经的话作答,为了表明圣经在他身上应验了,他的职事有神的权柄支持。圣经对事奉这职分所说的话,那些受这崇高呼召的人应当经常思想,他们一定要看自己如神的话语对他们所言的,只能这样看自己。

[2.] 他用非常谦卑,谨慎,舍己的话作答。他选择把那节不是表明他的尊贵,而是他的责任与依靠,把他说得很微小的经文用在自己身上:我是那声音,仿佛他vox et præterea nihil—仅仅是声音而已

[3.] 他对自己作了如此的介绍,好使这对他们有益,可以激发,唤醒他们来听他的话;因为他是那人声(见赛40:3),警告的声音,指教人的清楚的声音。牧师只不过是声音,工具,藉着他们,神乐意传达他的心意。保罗和亚波罗,除了是信使还是什么呢?留意,第一,他是一把声。从前百姓因着那让他们颤抖的雷鸣声音,极其响亮的号角声而预备领受律法;但他们是因着一个像他们自己一样的人的声音, “微小的声音”,就像在其中神临到以利亚的声音一样,王上19:12,被预备,领受福音。第二,他是那喊着说的人的声音,这表明,1. 他呼吁人悔改时的热切坚持不懈;他大声喊叫,并不止息。牧师一定要像大发热心的人那样传道,他们自己一定要受他们希望感动别人的事情所感动。在传道人嘴唇之间就结冰的话,是不大可能融化听众的心的。 2. 他公布他传的教训,他是那喊叫的声音,好使各等人可以听到,留心。 智慧岂不呼叫?箴8:1。第三,这声音是在旷野喊叫;在一个安静和孤独的地方,离开世界的喧嚣和它工作的繁忙;我们越离开世俗之事的动荡,我们就越预备好听神的话。第四,他喊叫的是,“修直主的道路”;就是说,1. 他来纠正人对神的道路的错误观念;肯定的是,神的道路是正道,但是文士和法利赛人,用他们对律法败坏的曲解,已经把这些道路变成弯曲了。现在施洗约翰呼吁百姓回归原本的规矩。 2. 他来预备百姓,让他们愿意接受、接待基督和他的福音。这就像一位君王或伟人的先行官,大喊让路。注意,当神来到我们这里时,我们一定要预备好迎接他,让主的话语自由运行。见诗24:7。
.
2. 这里是他对他的洗作的见证。

(1.) 被差来的人对此所作的询问: “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亚,也不是那先知,为什么施洗呢?”约1:25。[1.] 他们很容易就明白,施洗被用作一种圣礼或礼仪,是合适、恰当的,因为犹太教会已经把它和割礼一道用作接纳改信之人加入教会的礼仪,代表洁净他们脱离他们从前光景的污染。这记号也被用在基督教会中,这是更合理的。基督没有树立新奇的东西,他的工人也不应如此。[2.] 他们期望在弥赛亚的日子要用到它,因为应许它的是,那时将开一个泉源(亚13:1),用清水洒身,结36:25。人认为当基督,以利亚和那先知洁净一个被污染的世界时,他们会施洗,这是当然的。神的公义淹没旧世界,让它落在它的污秽中,但是神的恩典作了供应,洁净这个新世界脱离它的污秽。[3.]所以他们想知道,约翰是凭什么权柄施洗。他否认自己是以利亚,或 那先知,就让自己落在这进一步的盘问中, 你为什么施洗呢?注意,人用一个人的谨慎来对付他,加深他们的偏见,这并非新事;但人利用我们对自己卑微的看法,践踏我们,这要比魔鬼利用我们对自己自大的看法,试探我们,让我们去骄傲,把我们拉进他的定罪中好。

(2.) 对此他的说法,约1:26-27。

[1.] 他承认自己只是那外在记号的服事工人:“我是用水施洗 ,仅此而已;我不过是你们所见的,我所做的不过是你们所见的,除了施洗约翰,我别无其他称号,我不能把它代表的恩典加给人。”保罗小心,恐怕有人把他看高了,过于他们在他身上所看见的(林后12:6);施洗约翰也是如此。牧师不可抬举自己高过主人。

[2.] 他把他们指到比他自己大的那一位那里去,如果他们乐意,他是愿意为他们这样做,但他不能:“我是用水施洗,这是我使命的终极之处;除了带领你们去到在我以后来的那一位那里,把你么交给他以外,我没有别的可做。”留意,基督工人重大的工作就是指引所有人到他那里,我们不是传自己,而是主基督耶稣。约翰对这些派来的人所说的,和他对百姓所说的是一样的(约1:15):“ 这就是我曾说”的 。约翰的见证是不变的,是一致的,不像被风摇动的芦苇。犹太公会嫉妒他在百姓当中的影响,但是他毫不害怕地告诉他们,有一位在门口,要超越他。第一,他告诉他们,现在此时基督在他们中间:现在, “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基督站在普通人中间,是他们的一员。留意,1. 极多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在这世界上是隐藏起来的;默默无闻常常是真正优秀的份。圣徒是神所隐藏的人,所以世人不认识他们。2. 神自己有时比我们以为的与我们更接近。“耶和华真在这里,我竟不知道。” 他们定睛注视,盼望弥赛亚:看,他在这里,或在那里,而神的国度已经临到,已经在他们中间,路17:21。第二,他告诉他们,基督在他自己之上 :他“在我以后来”,却是“在我以前”。这话他以前曾经说过;他在这里补充说:“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我不配与他相提并论;自认去尽关于他的最卑微职份,这荣誉太大,是我不能担当的。”撒上25:41。那些基督对他们显为宝贵的人,看对他的服事,即使是当中最被人看不起的,也是他们的荣耀。见诗84:10。如果像约翰这样伟大的人也看自己不配与基督相近的荣耀,那么我们该看自己是何等不配呢!在这里,人可能会想,这些大祭司和法利赛人,有了关于弥赛来临到的提示,应当现在就问这位优秀之人是谁,在哪里;除了这位已经告知他们这总体指示的人,有谁更可能会告诉他们这些事情呢?不,他们并不认为这和他们的要做的事,要关心的有任何关系;他们来是骚扰约翰,而不是从他那里领受任何的教训:所以他们的无知是故意的;他们本可以认识基督,但他们不愿意。

最后,所看的是这一切事情发生的地方: 在约旦河外,伯大巴喇的地方,约1:28。伯大巴喇意思是通行之处;有人认为它正是以色列人在约书亚指挥下过约旦河,进入应许之地的那地方;在那里耶稣基督开了进入福音光景的道路。它离耶路撒冷极,在约旦河外;这可能是因为他在那里所行的,最不会冒犯政府。亚摩斯一定要去到乡间发预言,而不是靠进王宫;但耶路撒冷竟然把那属乎她平安 的事情远推在外,这真令人伤心。他在他施洗的同一个地方作这宣告,好使所有参加他的施洗的人可以作此事的见证,没有人可以说,他们不知道他是谁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