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约翰福音第2章

在上一章结束的地方,我们看到对耶稣呼召的第一批门徒,安得烈和彼得,腓力和拿但业的记载。这些人是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的,启14:4。现在,在这一章,我们看到,I. 对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 - 在加利利的迦拿把水变为酒的记载(1-11节),以及他在迦百农的出现,第12节。 II. 对他开始公开事工后在耶路撒冷守的第一个逾越节的记载,他从圣殿里赶走作买卖的人(13-17节);他向那些为此事与他争辩的人显的神迹(18-22节),以及对一些几乎相信了他的人的记载,他们有一段时间跟从他(23-25 ),但他太了解他们,不对他们抱有任何信心。

约2:1-11

1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耶稣的母亲在那里。2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3酒用尽了,耶稣的母亲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4耶稣说:“母亲,(原文作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 5他母亲对用人说:“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6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有六口缸摆在那里,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7耶稣对用人说:“把缸倒满了水。”他们就倒满了,直到缸口。8耶稣又说:“现在可以舀出来,送给管筵席的。”他们就送了去。9管筵席尝了那水变的酒,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来。10对他说:“人都是先摆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摆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11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我们在此看到基督在加利利的迦拿的一次婚礼上,行神迹把水变成酒的故事。基督不行神迹的时候,有很少一些人,是如此作好预备来相信他,并跟从他的;但除非他做一些事情,来回答那些问,“你还显什么神迹给我们看呢”的人,很多人就不大可能被打动。他本是可以在这之前就行神迹,本可以使神迹成为他生活中常作的事,常常用神迹待他的朋友;但是神迹的目的是神圣庄严验证他的教训,所以他就不行任何的神迹,直到他开始传讲他的教训为止。现在来看,

I. 这神迹的起因。迈蒙尼德认为,神尊荣摩西,摩西在旷野所行的一切神迹,都是出于需要而行的;我们需要食物,他就给我们吗哪,基督也是如此。留意,

1. 时间:他进入加利利后第三日。福音书作者记录发生的事情,因为没有一天,是不会没有一些异乎寻常的事情或说话发生的。我们的主比他的仆人更好使用时间,从来不像那位罗马皇帝一样,在晚上躺下睡觉,抱怨说他浪费了一天

2. 地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在亚设支派所在的地方(书19:28),对于此地,圣经之前记载说,亚设之地且出君王的美味,创49:20。基督在乡下一个偏僻的角落开始行神迹,这地方远离行事众人都可以看见的耶路撒冷,为要表明他不受从人来的荣耀(约5:41),而是尊荣低微的人。他的教训和神迹不会像遭到在耶路撒冷那些骄傲,抱着偏见的拉比,政治家和大人物大大反对一样,被纯朴诚实的加利利人反对。

3. 它本身的起因是一场婚礼;很可能双方中的一位,或者两人都与我们主耶稣有亲。圣经说耶稣的母亲在那里,不像耶稣和他的门徒,是被请去,这暗示她在那里,就像在家里一样。留心基督在此把尊荣赋予神设立的婚姻,他不仅用参加,还用他的第一个神迹,来尊荣婚姻的庄严;因为婚姻是在人无罪时被设立,蒙祝福的,藉此他愿人得虔诚的后裔,因为它代表了在他和他的教会之间那奥秘的联合,因为他预见在教皇当权的国家里,尽管婚姻仪式受不当的尊荣,被提升成为一种圣礼婚姻的光景却被不当地贬低,与任何神圣的功用不符。有婚礼gamos 娶亲的筵席,去庆贺这庄重的事。人通常用节日欢庆婚姻 (创29:22;士14:10),表明欢喜和友好的敬意,以及为了坚立爱情。

4. 在这场招待上,基督和他的母亲,并他的门徒是主宾。耶稣的母亲(这是她最荣耀的称号) 在那里;没有提到约瑟,我们得出结论,在这之前他已经死了。耶稣是被请去的,他来,接受邀请,与他们坐席,为要教导我们尊重我们的亲人,与他们交往,即使他们是低微之人。基督要用与施洗约翰来的方式不同的方式来,施洗约翰来,也不吃,也不喝,太11:18-19。有见识的人努力抓住机会与人交往,而不是推辞,这就是他的智慧。

(1.) 有娶亲的筵席,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留意,[1.] 娶亲的时候,有耶稣基督同在其中,这是极好的;有他灵里满有恩典的同在,婚姻得到他的承认与祝福:这时婚姻就确实得到尊重了;那些在主里面结婚的人(林前7:39),结婚不愿没有他的同在。[2.] 那些结婚时要基督与他们同在的人,一定要用祷告邀请他来;这是那一定要向天上发出邀请他来的信使;他就要来:你呼叫,我便回答。他就要把水变为酒。

(2.) 他呼召的那五位门徒(约第1章)也受到邀请,因为他还没有更多的门徒;他们是他的家人,与他一道受到邀请。他们把自己交给他看顾,他们很快就要发现,尽管他没有钱财,他却有很好的朋友。请注意,[1.] 那些跟从 基督的人,要与他一同坐席,他如何饮食,他们也要怎样饮食,他已经这样替他们了(约12:26):“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里。” [2.] 对基督的爱,要为着他的缘故,在对那些属于他的人的爱上显明出来;我们行善,不是向他行的,而是向圣徒行的。加尔文观察说,摆设筵席的人是何等慷慨,尽管看来他只有很少的财力,但他却邀请了未曾想过要邀请的四五位陌生人,因他们是跟从基督的人,加尔文说,这表明一些更卑微的人,要比很多更高位的人,在行事为人上更自由,慷慨,有更真切的友情。

II. 神迹本身。在其中请留意,

1. 他们酒用尽了,约2:3。 (1.) 在一场筵席当中有缺乏,尽管预备了很多,然而全部都用尽了。我们在这世上的时候,有时发现自己落到狭窄的地步,甚至在我们以为自己靠自己的能力完全充足时也是如此。如果总是消耗 ,也许我们还不知道,一切就被耗尽了。(2.) 娶亲的筵席遇上缺乏。留意,那些结婚的人,要变得为世上的事挂虑,一定要预料到会肉身受苦难,肯定会遇上失望。(3.) 看来耶稣和他的门徒应该是造成这缺乏的原因,因为人数比摆上供应时预料的多;但为基督使自己遇到窘迫的人,不会因他受到损失。

2. 耶稣的母亲请求他在这场缺乏中帮助她的朋友。我们被告知,在这情形中,在基督与他母亲之间发生的事(约2:3-5)。

(1.) 她让他知道他们落入的难处(约2:3):她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 有人认为她没有预料从他那里得到任何神迹的供应(他还没有行任何神迹),而是她要他向大家作某些恰当的解释,尽力挽救新郎的名声,不让他为难;或者(正如加尔文提示的那样),要他用某些神圣有益的讲论,补上酒的缺乏。但更可能的是,她在盼望一个神迹;因为她知道,他现在正作为那像摩西一样的大先知显明出来,摩西是如此经常供应以色列人的缺乏的;尽管这是他第一个公开行的神迹,也许她和她丈夫遇到困难时,他有时曾经帮助过他们。新郎可能会派人找更多的酒,但是她是去到源头那里。注意,[1.] 我们应当关心我们朋友的缺乏与窘况,不单顾自己的事。[2.] 在我们自己,我们朋友遇到的窘况中,我们用祷告把自己交给基督,这是智慧与责任。[3.]在我们向基督说话时,我们不可向他发号司令,而当谦卑地把我们的情形摆在他面前,然后把我们自己交给他,让他按他喜悦的行事。

(2.) 他为此责备她,因为他比我们更看到其中的不当,否则他就不会如此对待此事了。— 在此,

[1.] 这责备本身:“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 凡基督所疼爱的,他就责备管教。 他叫她作妇人,而不是母亲。当我们开始变得自以为是,我们就应当受到提醒我们是谁,我们是男人女人,软弱,愚昧和败坏。这问题, ti emoi kai soi ,可以被解读为,那与你我有什么相干?如果他们真的有缺乏,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但它的意思总是和我们翻译的一样,我与你有什么相干?如士11:12;撒下16:10;拉4:3;太8:29。所以这说的是一种责备,然而却根本不是与他按照第五条诫命,向他母亲献上的敬畏与顺从(路2:51)不符;因为曾有一次,利未论自己的父亲说,我不认识他,申33:9。这是为了,第一,斥责他母亲干预那是属于他神性作为的事情,他的神性不依赖于她,她不是神的母亲。尽管作为人,他是大卫的子孙,是她的儿子;然而作为神,他是大卫的主,是她的主,他要她明白这点。最大的高升也绝不可让我们忘记自己是谁,忘记我们的地位,与接纳我们的恩典之约亲近,也不可让我们生出轻看,不敬,或任何种类,任何程度的自以为是。第二,这是教导他其他的亲属(其中很多人是在场的),他们决不可以为,他在行神迹的时候,会对他肉身的亲族有任何照顾;或者他会在这件事上满足他们,此事上他们对他来说不过就像其他人一样。在神的事上我们决不可看人情面第三,这是一个长久的抗议,反对他预见,他的教会在后来的世代要沦落入其中的偶像崇拜,把不当的尊荣归给童贞女马利亚,这是那些自称是罗马天主教徒的人所犯臭名昭著的罪,他们把她称作天后世人的拯救,他们的中保,他们的生命与盼望;不仅依靠她的功德与代求,还恳求她命令她的儿子为他们行好事:Monstra te esse matrem 显明你是他的母亲。Jussu matris impera salvatori— 把你身为母亲的命令加在救主身上。在这里,当他将要行一件神迹的时候,甚至在他降卑的日子,他的母亲只不过是暗示代求的时候,他岂不是明明白白地说, “母亲,我与你有什么相干?”这清楚是为了要预防这拜偶像的罪,或加重对此,这可怕亵渎的定罪。神的儿子被天父指定作我们的中保;但是神绝没有定意我们主的母亲作我们在子面前的中保。

[2.] 这责备的理由:“我的时候还没有到。”因为基督行的每一件事,向他行的每一件事,他都有他的时候固定的时候,最合适的时候,是被准时遵守的。第一,“我行神迹的时候还没有到。”然而后来他行了这神迹,在这时候之前,因为他预见了,这要坚固他幼小门徒的信心(约2:11),这是他所有神迹的目的:所以这是当他的时候到了,他要行的许多神迹的凭据。第二,“我公开行神迹的时候还没有到 ;所以不要如此公然谈论这事。” 第三,“我既然已经开始像先知一样行事,我脱离你权柄的时候还没有到吗?” 奈森地的格里哥利(Gregory Nyssen)如此认为。第四,“我行这件神迹的时候还没有到。” 酒开始不够用的时候(可以这样解读约2:3),他的母亲要打动他去帮助他们,但除非它用得差不多了,有完全的缺乏,否则他的时候还没有到;不仅是为了防止有人怀疑他把剩下的一些酒和水混在一起,还教导我们,人的尽头是神显现帮助,解救他百姓的机会。当我们被削弱到极端的窘迫,不晓得该如何做时,他的时候就到了。这鼓励那些等候 他的人,要相信尽管他的时候还没有到,然而它必要到。留意,神延迟施恩,这不可被当作是神不听祷告。它快要应验。

(3.) 尽管如此,她仍期望他会帮助她落在这窘况中的朋友,以此鼓励自己,因为她吩咐用人听他的命令,约2:5。[1.] 她非常顺服地接受这责备,没有辩驳。不受基督的责备,这是最好,但在基督的责备下顺服安静,把这责备看作为仁慈,这是次好,诗141:5。 [2.] 她存留着她对基督怜悯的盼望,认为他还会满足她的心愿。当我们在基督里来到神面前寻求任何怜悯时,有两样事情会让我们灰心:—第一,认识到我们自己愚昧与软弱,“像我们的祷告这样不完全的祷告,肯定不能成就。” 第二,认识到我们主的反对与责备。苦难仍在持续,解救拖延,神似乎对我们的祷告生气。这是我们主的母亲在这里遇见的情形,然而她盼望他最终会赐下平安的答应,以此鼓励自己,这是为了教导我们要凭信心与神摔跤,要热心祷告,就算他看来在他的护理中,行事与我们相对,我们也要如此。我们一定要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罗4:18。[3.] 她指导用人立刻留心看,不要向她求,因为很可能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她放弃一切看上去会影响他,或者向他作代求的作法;让他们的心专等候他,诗62:5。[4.] 她及时引导他们去听从他的命令,不争辩,不提问。她自己明白,向他发号司令是错了,就警告用人小心不要犯同样的错误,既留心他供应的时间,也留心他供应的方式: “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 尽管你们可能以为这非常不合适。如果他说,客人要酒的时候,把水给他们,你们就这样做。如果他说,从那用尽的器皿的底下倾倒,要这样行。他能把几滴酒加增成为如此多畅饮的分量。”留意,那些期待基督眷顾的人,一定要出于内心服从他的命令。尽责的道路就是蒙恩的道路;基督的方法决不可被反对。

(4.) 基督最终行神迹,给他们供应;因为他常常比他说的更好,但绝不会比他说的更糟。

[1.] 这神迹本身是把水变为酒;水的实质得到一种新的形式,有酒各样的附质与品质。如此这样的改变是一件神迹;但是从教皇来的化质说,即实质改变,附质仍是一样,这是一种怪胎。藉此基督显明自己是大自然的神,造地,生出酒来,诗104:14 -15。每年从土地的水汽抽出葡萄汁,这不亚于是一件大能的工作,尽管按照自然普遍的定律,它不及这件事,不是如此奇妙的作为。摩西所行各样神迹的起头,就是把水变为血(出4:9;出7:20),基督各样神迹的起头是把水变为酒;这表明摩西律法与基督福音之间的分别。律法的咒诅把水变为血,平常的安慰变为苦涩与惧怕;福音的祝福把水变为酒。基督在此表明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是增进,改善造物的安慰,给一切相信的人,让它们成为真正的安慰。圣经说细罗要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创49:11),用来洗的水被变成酒。福音的呼召是, 你们都当近水来,买酒,赛55:1。

[2.] 这神迹的原委将它彰显,除去人对它一切有关欺骗或者合谋的怀疑;因为,

第一,它是行在水缸里的(约2:6): 有六口缸摆在那里。留意,1. 这些水缸的用途:在律法上洁净按神律法命令定规,更多是按照长者的传统,那些是礼仪上的污秽。犹太人若不仔细洗手,就不吃饭(可7:3),他们洗的时候用极多的水,为此这里提供了六个大水缸。他们当中有一个说法,Qui multâ utitur aquâ in lavando, multas consequetur in hoc mundo divitias洗的时候用水用得多的人,要在这世界上得到多的财富。 2. 基督怎样使用它们,这和它们原本的用途很不同;是作为装由神迹变成的酒的容器。就这样,基督来,带入福音的恩典,这就像一样,是使神和人喜乐的(士9:13),而不是律法的影儿,那像水一样,是软弱可怜的东西。这些是水缸,从来没有被用来在其中装酒;是用石头造的,就算它们装了酒,也是不适合保留酒的香气。它们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两三个单位的分量,或伊法 ;数量是不确定的,但相当可观。我们可以肯定,这酒不是打算在这筵席上被全部喝光,而是作为对这对新婚夫妇更大的帮助,就像那新增的油对那穷寡妇一样,从中她可以卖油还债,所剩的可以靠着度日,王下4:7。基督所赐的就像他自己,他丰丰富富赐下,按照他荣耀的丰富。写书的人所用的言语是, 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因为圣灵本来是可以确知到底有多少的;这样(就像约6:19)就教导我们,对那些我们不是非常确定的事情,我们要谨慎说话,而不是自信地说。

第二,用人按照基督的话,把水缸倒满,直到缸口,约2:7。就像耶和华的仆人摩西,当神命令他,就去到那磐石那里取水一样;这些用人也是如此,当基督命令他们的时候,他们去到水那里取酒。留意,因为没有任何困难能拦阻神大能的臂膀,所以对他命令的话语,我们不可用任何不可能的说法加以反对。

第三,这神迹是突然行出来的,如此行出来,是大大尊崇了它。

a. 他们一把水缸倒满,他就马上说,“现在可以舀出来”(约2:8),这就成就了,(a.) 在旁观者的眼中没有任何仪式。人可能会像乃缦一样,以为他会出来, 站着,求告神的名,王下5:11。不,他安静坐在他的位子上,不说一句话,只是用意愿要事情成就,就这样行了这神迹。留意,基督行大事,奇妙的事,不大声喧哗,用隐藏的方式行出明显的改变。有时候,基督在行神迹的时候是用言语和记号,但那是为周围站着的人的缘故,约11:42。 (b.) 在他自己心中没有任何犹豫和不定。他不是说:“ 现在可以舀出来,让我尝一尝”,质疑成就的事和他意愿的是否一样;而是带着人能想象最大的确信,尽管这是他行的第一件神迹,他却首先把它举荐给那管筵席的。因为他知道他做什么,所以他知道他做什么,他做事不是尝试;而是一切都为好,甚好,就算在开始的时候也是如此。

b. 我们的主耶稣指示用人,(a.) 把它舀出来;不是让它留在缸里不管,让人去称羡,而是舀出来,用来喝。留意,[a.] 基督的作为都是给人使用的;他给人的银子不是用来埋藏起来,而是要用来作买卖。他把你的水变成酒了吗?把知识和恩典赐给你了吗?这是为了叫你得益处,所以 现在可以舀出来。[b.] 那些想要认识基督的人,一定要验证他,一定要使用一般的手段来听从他,然而就能盼望非同一般的影响。为所有敬畏神的人所积存的,就是为投靠他的人所施行的 (诗31:19),所积存的,靠着行使信心舀出来 。 (b.) 把它交给 管筵席的。一些人认为,这 管筵席的只不过是那主宾,坐在桌子上手边的那一位;但如果是这样,肯定我们的主耶稣就应该坐在那位置上,因为从一切方面来看,他都是那位主宾;但看来另外一个人占了那首座,那可能是一个喜爱这位置(太23:6),拣择这位置的人,路14:7。基督按照他自己的规矩,坐在末位上;但尽管他不被人当作筵席的主对待,他却仁慈地显明自己是这场筵席的朋友,如果不是建立它的,也是它最好的恩主。其他人认为这位 管筵席的是视察监督筵席的人:这跟蒲鲁塔克著作里所写的会长一样,职分就是确保每一个人都吃饱了,没有人行事粗鄙,不守秩序。留意,筵席需要管理,因为太多的人赴筵席的时候,不能管理自己。有人认为这位管筵席的,是那位教士,某位祭司或利未人,求神祝福并祝谢,基督要人把杯带给他,使他能谢杯,为此感谢神;因为基督同在与能力的异乎寻常的标记,并不是要废除或排斥敬虔与敬拜一般的规矩与方法。

第四,这如此行神迹供应的酒是最好、最醇厚的一种,那管筵席的人承认这点;它确实如此,这不是他的想像,而是确实的,因为他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约2:9-10。1. 肯定的是,这是。管筵席的人喝的时候,知道这是酒,尽管他不知道它是哪里来的;用人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但还没有尝过这酒。如果品尝的人看见它是怎样舀出来的,或者舀出来的人已经尝过它,可能还可以把某些事情归与想像;但现在是没有怀疑的余地了。2. 这是最好的酒。留意,基督的作为甚至向那些不晓得这些作为的始创者的人,也是显为美。神迹的产物总是它们一类中最好的。这酒比一般的更浓,味道更好。管筵席的人带着喜悦之情向新郎提到这点,说它是非比寻常。(1.) 平常的方法是另外一样。好酒在筵席开始的时候摆上,发挥最大的功用,这时客人头脑清醒,食欲旺盛,能品尝好酒,会夸奖它;但是当他们喝足了,头脑混乱,胃口不能品味的时候,好酒对他们只是浪费,次的酒就足以应付他们了。请看一切感官之乐的虚空;它们很快就过度,但绝不能使人满足;人享受它们越久,它们带来的欢乐就变得越少。(2.) 这位新郎留下最好的酒,作最后一次祝酒,让他的朋友心生感激: 你把好酒留到如今;他不晓得应当为着这好酒向谁表示感激,就把坐席之人的感谢归给新郎。 她不知道是我给她五谷,新酒,何2:8。在这里,[1.] 基督通过如此丰富供应宾客,尽管以此容许一种有节制的欢喜用酒,特别是在欢庆的时候(尼8:10),然而他并没有因此推翻了他自己提出的警告,或者对它有任何一丁点的破坏,这警告就是,在任何时候,在娶亲的筵席上,我们不可 因贪食醉酒累住我们的心,路21:34。当基督为那些已经喝足的人供应这如此的好酒时,他是要试验他们的节制,教导他们除了怎样处缺乏以外,还当怎样处丰富。 被迫的节制是一种不生出感激的德行;但如果神的护理给我们丰富的感官之乐,神的恩典使我们有能力节制使用这些,这就是当受到称赞的舍己了。他也是要留下一些酒,证实这神迹的真实,建立其他人的信心。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桌的客人是受到如此大的教训,或者至少现在如此惊叹于基督的同在,以致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会滥用这酒到极处。。从这个故事得出的这两个看见,在任何时候都足以坚固我们去对抗放纵的试探:第一,我们的饮食是神给我们丰盛的恩赐,我们要把我们使用这些的自由,在使用时所得的安慰,归功于基督中保的工作;所以滥用这些就是心不感恩,不敬虔了。第二,无论我们在何处,基督都注视着我们;我们应当 在神面前吃饭(出18:12),此时我们不应当肆无忌惮自己吃喝。[2.] 他给了我们一个例子,表明他是如何与那些与他打交道的人打交道的,就是把最好的留到最后,所以他们一定要带着信靠待他。他们服事与受苦所得的奖赏是为另外一个世界存留的;这是将来要显明的荣耀。罪中之乐在杯中显得多姿多彩,但最终要反咬一口;但是信仰的喜乐是永远的福乐

III. 在这故事结束的时候(约2:11)我们被告知,1. 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在他降生,受洗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和他有关的 神迹被行了出来,他自己就是所有神迹当中最大的神迹;但这个神迹是由他行出来的第一个神迹。他和教师讨论问题的时候哦,他本可以行神迹,但他的时候还没有到。他有能力,但有隐藏他能力的时候。2. 在此 显出他的荣耀来;藉此他证明自己是神的儿子,他的荣耀是父独生子的荣耀。他也显明他职事的本质与目的;显明在他所有的神迹中,特别是在这件神迹中的一位神的权能,一位救主的恩典,显明了这位人长久期待的弥赛亚的荣耀。3. 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那些他所呼召的 (约第1章),那些未曾见过神迹,然而却跟从他的,现在看到这神迹,在当中有分,他们的信心被它坚固。留意,(1.) 即使是真信心,开始的时候也不过是软弱的。最强壮的人曾经也是婴孩,最坚强的基督徒也是如此。(2.) 基督荣耀的彰显是对基督徒信心极大的坚固。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