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司布真的祷告

序言


把司布真在讲坛上的祷告汇编成书发行的日子是值得期盼的。很多人看到这日子,现在就大大欢喜。确实,选编这位伟大传道人的祷告,这供应了一种缺乏。我们许多人很久以来已经盼望有这样的一本书,现在我们是带着热诚的感恩欢迎本书。

喜爱司布真的人要以这敬拜的珍藏为欢喜。他们打开这书,不会不带着极大的期待,肯定他们合上此书,不会带着失望。

能听这位无法比拟的传道人传道,这是让人难忘的事情。约翰•凯恩斯博士,这位金口传道人和学者,以司布真的布道大大欢喜,然而却更喜欢他的祷告。很多人可以作类似的见证。有谁像司布真那样与神交谈呢?他在聚会上的祷告 - 我是听过很多这样的祷告 - 总是在我感恩的心里回响。它们甘甜,发光,在记忆里如天使临到一样。我听他祷告,从来没有听过他不这么说的,就是“主,我们能在这里真好。”从这位伟大的使徒的嘴唇边,祷告是何等自然就倾倒而出!我们感到,他在众人面前所做的,只不过是他一个人时习惯所做的而已。祷告是他心里的直觉,是他生活的氛围。是他“生命的呼吸”,“本土的风气”。他吸入,呼出祷告是多么自然!他祷告的伟大之处越来越打动我,让我欢喜。他触动每一个音符,他如在鹰的翅膀上快快飞进神的天堂。

他祷告出口的事情,常常比他讲道时出口的更深邃,更动人。这经常是最伟大事奉的一个特点。当高贵的理智被归向神的时候,它就发出超越的荣耀之光。一个属神的人,常常是在祷告时达到他理智的最高峰。肯定的是,对于这位为人所爱的牧师来说,这并非是罕见的事情。我有一次听到他这样对神说话:“主啊,如果我们一些人开始去怀疑你,我们就要开始怀疑我们的感觉,因为你已经为我们行了如此奇妙的事。你为我们做的,已经超越为多马做的事情。你的确容许多马把他的手指插入你的伤口;但你经常把你的手指插入我们的伤口,医治它们。”当他说出这动人和美好的言语时,他岂不是靠着圣灵在说话吗?

他对圣经令人惊奇的认识使得他的祷告变得如此充满活力,给人造就。除非人深深沉浸在圣经之中,否则无人能够大有果效地祷告。司布真先生活着,一举一动,为人都在神的话语当中。他知道它的深远之处,它的偏僻角落和各样隙缝。神话语的精意已经进入他的灵;当他祷告的时候,神的灵让各样宝贵的圣言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如此沉浸在属灵的世界里,以致他随时都预备好祷告。他不需要当时训练自己,他在讲坛上的祷告不是出于造作,而是出于本性。每一个祷告都是一个向神归为圣的人的流露。没有什么敬拜礼仪可以约束他。人无法想象他会为了公祷作书面预备。鲜花无需费力就发出芬芳。有纯净之水涌现的地方,水罐总是装得满满的,随时都可以大大解人口渴。司布真先生祷告那动人的同情让所有听的人都震撼不已。你感觉到那颗强大心脏怦然跳动。他的温柔如君王般高贵,在那些有力的代求中,他会把谁遗忘呢?这位伟大圣徒的信心确实生发仁爱。他的祷告大大证明了这一点。那些无与伦比的祷告是何等热切!那些经常败坏讲坛上的祷告的沉闷,催人入睡,乏味的事情,在他的祷告里是毫无踪影。司布真是一位心里发光,“纪念”着神的人。火的洗礼的温暖发散出来,贯穿在他的恳求当中。幕府大教堂里的祷告点燃了无数冰冷的心。

他的言语如此令人感到愉快。我们犹豫,不知道是否应该让人注意他祷告理智或文采的方面。但我们为什么要犹豫呢?神的这位尊贵的仆人为着神的荣耀,如此不断地思想,研究,从他的敬拜中,我们既得到属灵的收获,也得到理智上的收成。司布真先生“尽意”爱神,当我们听他祷告的时候,我们的思想得到激励。

让人注意他祷告那神圣的急切。他决不会丢下他的迫切恳求。他为着直接的当前恳求。“现在”是他所求的,确实,在那时,在那地方,我们都蒙了神的祝福。

人读了这本书,就会发现司布真先生的祷告是特别“讲神学”。一位精于敬拜的人发出这样的警告,完全值得我们听取,就是“小心不讲神学的敬拜。”司布真祷告“神学”的特点是非常明显的。他是多么认识神 - 那神圣的三一真神;耶稣,神的儿子,人的救主;配得称颂的圣灵。这些崇高的祷告要显为充满着神学。它们是那位研究神,以神为乐,与神同行,特别是与那位神人同行的人出口的话。那为神的救赎主对他显为宝贵,无可比拟。为救赎我们而流的血是他尊为荣耀的。赎罪的十字架对他来说就是一切。我要特别请大家留意这些祷告的“神学”内容,因为它们充满持久的财富。

没有人可以把我们对这些祷告甜美圣洁的回忆夺走。本书要唤起很多读者许许多多这样的回忆。

对于那些从未听过司布真荣耀声音的人,这些印行的祷告要显为极有价值,让人了解他在施恩座前先知般的大能。我们盼望这本书能有极多的读者。 确实,这些祷告让人看到应当如何祷告,为的是给牧师思想他们在聚会中的祷告时提供启发。对所有基督徒工人来说,它们给了他们真正的富足。安静时候在家读这些祷告,它们的价值是无可估量的。我很高兴,出版社把司布真其中一篇令人欢喜,论述深入的关于祷告的讲道和这些祷告集结一起出版。祷告是一门艺术,是所有艺术中最伟大的,确实他是这门艺术的大师。很少有人能像他如此熟练运用“祷告的金钥匙”。愿人靠着恩典,通过学习这些祷告,能够祷告得更丰富,更有果效!

丁斯达尔•杨格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