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打印

司布真论管家与金钱

以下摘自《司布真箴言集》卷二:

不要把你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把你一切所有都冒险放在任何一项事业上,这是不明智的。如果你有任何积蓄,把它们放在几个地方。海员是这样说的:“不要用一条船装你所有的货物。”   

很多人能赚钱,很少人能用得好。即使把钱留住这也不容易。很多最愚蠢的投资是由那些在他们自己的生意中精明到了极点的人作的。织羊毛要比剪羊毛难。
  
许多人积攒了银子却失去了灵魂。许多人的灵魂被这人对金钱的大大热爱毁了,尽管他只有一点点的金钱可以去爱。   

借钱很快就后悔。就算借的人不后悔,借出的人也开始会后悔;一般来说,他会后悔,因为与之分手他是再也见不到它了。   

金钱烧伤很多人,他们为他们的财富所伤。一些人被贿赂烧伤,因为收了钱,自由就没有了。

钱向人招手,但不会停留;它是圆乎乎滚开的。它能推磨,但是比磨坊的水车轮转得还要快。它是留不在钱包里的,就像雪留不住在火炉里一样;至少我观察的确实是这样。但为什么我们希望它留下来呢?它是流通的媒介啊!我们为什么要扣留它呢?如果它不动,它就要生锈了,让它走动去做好事吧。

我敢说,安息日赚的钱是一种损失。因着我们不顺服神的律法,魔鬼背上背着来给我们的,这不可能是我们的祝福。因着疏忽休息失去健康,因着疏忽不听福音失去灵魂,这些很快就要把看起来的得利变成实实在在的损失。

金钱能给罪镀金。人说金钱这样东西能除去人品的污点;但按这种能力来说,它是失败的。那些可以被金钱镀金的人品肯定是华而不实的东西。

金钱是一位好仆人,但它是一位糟糕的主人。就算作为仆人,要让它合宜顺服,这也不容易。如果“钱能让狗跳舞”,它也能让人骄傲。如果我们把钱当作我们的神,它就会像魔鬼一样管辖我们。

人常常会因为没钱而失去钱,特别是当人因为无力支付律师费而不能伸张他们权利的时候。然而如果一个人有大把的现金,把好好的钱浪费在坏事上,这也不是明智之举。对人来说金钱是让人上钩的最好工具,人会贪婪咬金子或银子的钩:但是这样被吊着的人值得去吊吗?那能被收买的人,我想是一钱不值的。

金钱是智慧人的仆人,愚昧人的主人。钱生钱,下金蛋的鹅很有可能在已经有很多蛋的地方下蛋,也许因为它是鹅的缘故吧。肥猪有猪油,资本靠利息增长,或者因为聪明使用带来利益,因此加增。

钱是钱的兄弟。“若财宝加增,不要放在心上。” — 诗62:10。钱能打发兔子走路,让狗跳舞。“万事服从金钱。”这句话出在拉丁文,但在英语里也是真的。其他一切都不能做到的时候,一点点的香油能让门打开。当官的手里抓满银子,他们就大大心软了。按着更好的意思,一位好妻子,如果她的家用可以加多,她会更高兴,更主动。如果她用来持家的钱太少,她的“动力”就没有了。钱常常会毁掉挣它的人,人想钱想得太厉害,这对他的思想有污秽和降格的作用。“钱和人互相虚假做戏;人挣虚假的金钱,金钱让人变得虚假。”

金钱比能言善辩说话更有力量。太过经常的是,因为讲话的人很有钱,他就能得到人的注意,得到那些认为没有钱袋说话就没有道理的人的赞许。下面这句诗能很好表达这个意思: — 有钱的人说话流利:他是勇敢,崇高,智慧,英俊;和金子在一起的一切品格都是好事,钱飞走了,它们也就消失。

用在脑子上的钱从来不会白花。把你的钱倒进你的脑子里,你就永远不会失去它。教育如此得益,它是值得它一切的花费,甚至更多。然而一些人在学校里什么也没有学会。很多作父亲的,当他们的儿子从大学里回来,会这样说,“我把金环扔在火中,这牛犊便出来了。”

尽管魔鬼把水浇在火上,钱也能把锅烧滚。但这样的燃料是靠不住的。我们需要一些比仅仅是金钱更好的东西,来让我们的锅继续沸腾。这样的沸腾迟早会把人烧伤。

美德失败的时候,金钱却能得胜。情况变成这样,这可真是可怜。但是对世人来说,有钱是好事。这庸俗的错误很难死掉。“穿黄马褂的人得胜。”金丝雀依然是人所宠爱的鸟儿。

金子做的锤子打不开天堂的大门。钱能打开地上许多的大门,因为贿赂盛行;但它在那将来的世界全无能力。金钱发话,比十位国会议员更能说服人,但它不能说服那位伟大的审判的神。

钱袋空空也比装满别人的钱要好。用欺诈致富,这是诅咒自己。有尊严的贫穷绝对比不诚实的富足,或者大大举债更值得我们羡慕。印度人有这样的说法:“没有欠债,一杯粥水也就足够。”  

用你的钱行善,否则它就不能对你行善了。在它本身,它是没有能力对你行善的,它甚至能给你带来祸害;但是如果它是为了神和他的工作,还有穷人去加以使用,它就要给你自己带来祝福。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