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打印

神迹 - 古古怪怪的基督徒真令我厌烦

主,显个神迹给我们看

在之前关于宗教狂热的文章里面,我提出一个理论,就是伊斯兰教狂热分子认为真主在历史舞台上“缺席”,所以他们对此要作出补充。我说宗教狂热分子倾向这样的思维方式。我后来再思考这个问题,想起一个我听过很多次,关于温约翰(John Wimber, 见《温约翰----是友是敌?》,http://www.chinachristianbooks.o ... s/wimber_index.html, 译者注)的故事。似乎这位葡萄园事工的创办人成为一个基督徒时,他就期望看到福音里的神迹在今天仍然发生。他问一位牧师,“你什么时候做那事?”“那事?什么意思?”“神迹,医治,你知道的,耶稣做的那些事。”这是一个很切题的故事,我认为和这个讨论很有关系。

如果你看圣经,很自然里面超自然的事件会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许多这些事件,好像出埃及和耶稣复活,在救赎历史上是中心事件。福音书记载了耶稣的很多神迹,告诉我们这些事情还有很多。然而神迹在圣经里到底起着什么作用呢。有大段大段的圣经,里面只有偶然一段从神而来给先知的信息。实际上神迹只是例外,而不是常规。我经常向那些问为什么圣经里的神迹没有在今天发生的疑心人士指出这个事实。如果人诚实地看圣经,就会发现其实在历史过程中神迹是非常少的,除了少数几个人,其他人是完全不知道大部分这些神迹曾经发生过的。

当你去看圣经里的人物,你会看到许多超自然的经历,但是我们有没有正确按着上下文看待这些事情?例如,神对亚伯拉罕说话有多频繁?我的朋友们倾向认为这很经常。事实上,这是罕有,非常罕有的。亚伯拉罕见神的面,常常是间隔很多年。圣经描写摩西是神面对面与之交谈的人,我们却应当记住,他是摩西,他的燃烧荆棘的经历并不是说每一个人都要有类似的经历。

耶稣行了许多神迹,但是他很清楚地教导,这些神迹是神的国的神迹,是证明那些指着他,说他是谁的神迹的真实性的。当那些怀疑的人要求他行“神迹”,以此证明他是谁,他断然说,他们要的一切神迹他们都有了,如果他们要看一个真的神迹,那就看他的复活。然而耶稣实际上是过着一种非常正常的生活。他没有医治他遇见的所有人,他不是一个古怪的人,他不是大行特行神迹让人眼花缭乱。他行神迹和赶鬼,这是非比寻常的,所以是真实的。

门徒也行了一些验证真实的神迹,但是连一个刚开始学习圣经的人也能看出,在耶稣的事工之后,超自然事件的数目和规模都急速减少了。到了书信的年代,我们在出埃及记和路加福音里看到的那种神迹和超自然现象已经消失很久了。在教会中肯定有恩赐,神答应的祷告和对神能力的感知,但是基督徒是过着正常的生活,在新约圣经里看不出每天都有燃烧的荆棘,与神面对面的交谈,或者一系列的魔鬼攻击,被特别的预言和祷告击退。

如果我没有看错,现在向我席卷而来的古怪浪潮等于就是坚持要神给真信徒供应一个“神迹”。这正是温约翰所说的,这是他们在新约所做的“那事”,被推出了基督教历史和神学的范围之外,最后被那些定意要表明圣经里的神还在做工的当代信徒加以解释。这就是说,“这是真的,我们要在今天再次活出这些神迹,证明这是真的。”

我们被人骗了!

我想我第一次遇到这种古怪事情,那时完全是关于“抛羊毛”的事,对于那些不是如此沉浸在基要主义环境下成长,能明白我在讲什么的人来说,这种事情基本上等于让神赐给你一个你自己选择的神迹。我们可以说,“抛羊毛”这方法经常涉及的一种情况就是要不要和一个向你求婚的具体的家伙结婚。这羊毛可能是,“如果神要我和比尔结婚,他(比尔)会星期六早上给我电话,问我要不要去野炊的。”当我还是一个年轻基督徒的时候,这种小小的试验被人看作是没有害处的,但是请看看其实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要求一个神迹,这就是能够说“神告诉我了!”归根到底,这是希望知道圣经里的神现在还在说话,还在做事,在我的生命中做他为摩西和亚伯拉罕所做的事情。

所以,当辛班尼(Benny Hinn) 对众人说,躺在地上的那些人正得到医治,他是在干什么?我的一些同工反复说神用耳朵听得到信息在引导他们的生活,他们是在说些什么?当一个基督徒宣称一个梦,异象,或者预言已经告诉他将来的事情,这是怎么一回事?在所有这些情形里,神已经证明了他自己。他已经给了一个神迹,表明他还在,还在做事。

我要毫不犹豫地说,这种夸大强调超自然经历的绝大部分情况都是自我欺骗。我不相信神在对这些人说话,我不相信这些预言是真实的,我不相信那些神迹故事是真的。我愿意接受神可以不得到我的许可,按他所选择的行事这个事实,但不加慎重判断就接受一切,这是成不了任何事的。我们一定要说实实在在发生的事。

我想这种经历的吸引力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这等于答应有个人的经历,证明神是真实的。我去世的那位朋友佩特作过两次心脏移植。在第一次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十字架的异象,是极其真实的。这个经历打消了他一切的怀疑,使他成为一个大胆,有时候是让人觉得坚持得令人厌烦的基督徒。我没有那种经历。佩特有,这使他比我高了一个层次去生活。超自然主义者要这样的经历每天都发生。尽管我不相信佩特是受了自我蒙骗,但对大多数那些人我可不能说同样的话。

“正常”的基督徒过着没有这些“神迹”的生活,他们是凭圣经所说的信心生活,他们不是看他们的经历,以此每天证明神仍在身边作神迹的工作。和那些生活在每天的神迹和预言中的人相比,这些正常基督徒的经历可能看上去沉闷,甚至是没有经历。许多“正常”的基督徒受受到困扰,对那些宣称经历不断的神迹和神大能的彰显的基督徒心生怨恨,妒忌或者愤怒,这就不奇怪了。我自己疲倦的部分原因就在于多年以来觉得自己是二等,被“真实的”基督徒经历所抛弃。然后我对自己很生气,因为我为了尝试融入其中而造假。现在我是厌倦了这种游戏,为我所看到的对福音的错误表达,不顾这种古怪给教会内外的人造成的影响而感到不安。

这种事情还要持续下去多久?

所以,在我们大家对这个话题比我对古古怪怪这本身感到厌烦更感到厌倦之前,我们该说些什么?

一开始我要说,我们要清楚明白圣经强调的是行事为人要凭信心,而不是用超自然的经历不断补充自己。我不断受人提醒,许多人已经把古怪等同于合乎圣经的基督教。我们要说,圣经是一本超自然的书,神按他自己的选择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动工,但是信心是从神的话语,神在耶稣里已经成就的事情上得到滋养。古怪把圣经里的事件看作是一垒,我们现在是在比赛当中。实际上,圣经记录了整场比赛,基督已经取胜!我们现在是活出这个胜利。要点不是下一件要发生的大事,而是神在耶稣基督里已经为我们成就了何等的大事。面对现在搅扰教会的混乱,我们的回应总是要尽力以福音为中心,以基督他自己为中心。

另外,我认为我们应当重申这个事实,就是神要我们使用我们的思想,作出合理的选择。基督徒的生活不是抛弃思想,但这是古怪的首要原则。我所指的不仅仅是反智主义,我指的是拒绝合理的,出于人的对思想的运用。这个事实是荣耀神的,我们要热切祈求从神而来的带领和真理,但我们也要热切地说,神真理的话语通常是藉着正常的方法临到我们的思想。再也没有什么比那种对年轻人宣讲的信息更令我担忧的了,就是他们应当不理会他们的思想,而是要用一些针对个人秘传的,诺斯底主义的“倾听神的声音”的方法来引导我们去做生活中的重大决定。

我们应当怎样看待我们那些古怪的基督徒朋友?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听了我说了他们是违反圣经去求神迹,是骗自己,骗别人之后,我现在说我们应当宽容赦免,忍耐这大部分的行为,你可能会感到惊奇。我们许多极端属灵的朋友是真心渴慕神,他们在跟从一条道路,相信这条路可以除去他们的疑惑,把圣灵的能力带进他们的生命当中。我们所有人都应当渴慕真正的圣灵能力,对神的真实经历。我不会因为我那些古怪朋友追求被神充满的生活而批评他们!

然而我要在这一点上停下来,就是我们应当问,真实经历的源头是什么,这种经历的本质是什么,真实经历的结果是什么。我在前一篇文章里批评为狂热主义开门的约拿单爱德华兹,写了一本不能再好的书:《宗教情操真伪辨》。灵恩派基督徒经常引用这本书,几乎没有人读完这本书。我们需要分发很多本给大家。他有一颗慷慨的心,有时候是过分慷慨,但他却把他的头埋进圣经里,表明什么是真正的宗教情操,爱德华兹的话简单真实:

一直以来,因着用假冒的信仰和真实的信仰混合起来,不加分辨,魔鬼在这方面拥有抗拒基督国度的最大优势。他主要是用这种方法胜过自基督教会首先成立以来一切的信仰复兴。

我们最需要给我们更古怪的弟兄姊妹的是分辨。我们不是要给他们定罪或拒绝,而是分辨,清清楚楚的真理。我们需要了解我们的圣经,能够指出福音的真理。我们的生命需要交给基督去塑造,在成圣,更新我们的心思意念和品格上彰显圣灵的工作。即使那些自己完全接受各种各样古怪事情的人,通常也很清楚他们自己需要那些真实的事情。许多坚定的改革宗基督徒在这个阵营里上路,饿死,而所有其他人假装以为这里有一场盛宴。

莱尔主教讲得很清楚:“除非宗教感情与实际行为相结合,否则它们比毫无价值还要糟糕。” 许多我们真诚地上当受骗的弟兄姊妹是明白这点的,对这句话的意思深感害怕。让他们看到在我们身上有真实的经历,基督为我们做成,在我们里面做成的工作真实,具体地表现出来,这要给他们带来造就。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