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清晨灵修操练 --纪威廉

1月6日

“求你使我专心敬畏你的名。”— 诗 86:11

在这里,敬畏神指的不是一种具体的圣灵恩赐,而是对信仰的概括。所有的作家都会用一件事情的部分来表达这件事情的全部,这是很常见的;但在这种情形下,这样的部分应该是一种至关重要,明显突出的部分。“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我们应当“敬畏神,得以成圣”(林后7:1)。

离开心,信仰就一无所是。然而按着人的本性,人心是和神的生命隔绝,松沓无心地与他所做一切事情的属灵意义若即若离。但人心一定要被神的事情吸引,专心在它上面,唯有神能作成这种专注。确实,离开神的作为,人可能有外在,口头承认的专心联合,但是在基督耶稣里信和爱的联结就没有了。所以,如果这件事情得以成就,我们一定要把它的荣耀归给神;如果我们希望经历这种专心联合, 我们就一定要来到他面前;我们得到他保证的鼓励,就是他不会不把圣灵给求他的人(路11:13)。

但是我怎样才能知道他已经使我专心敬畏他的名?当我们被一件事情牢牢吸引,我们就很喜爱听到关于它的事,我们多多思想它,多多谈论它,欢喜记住它。如果我们在爱中与一个人联合,他就分享我们的同情,我们就感受到他的利益就是我们的利益,我们与他同哭,我们与他同乐。一个人在爱中与信仰联合在一起,情况也是如此:他感受到自己与它是合为一体;当它受到攻击,他要努力把它捍卫;当它在他的朋友中受到伤害,他要感受到那痛苦,人对它的责难要成为他的负担,他要为它的成功祷告,以它的兴旺大大欢喜。我们有没有在爱中与某人联合?我们同样是不喜欢离开,害怕分离。就是这样,依附的路得对拿俄米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哪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也葬在那里。”(得1:16-17)在这来自神的影响下人会怎样说呢?“你为何在这地象寄居的,又象行路的只住一宵呢?”(耶14:8)“不要向我掩面。不要发怒赶逐仆人,你向来是帮助我的。救我的神啊!不要丢掉我,也不要离弃我。”(诗27:9)“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诗51:11)

但是大卫从前岂不曾经专心敬畏神的名吗?有的。但是那看见晨光的人是希望看见日光,那有善工在他身上发动的人总是这样祷告,“成全关乎我的事。”(诗138:8)谁能说,我已经得着了,我已经完全了呢?大卫后退时这样祈求,“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诗51:10)但在他生命中没有一刻,在他信仰进步中没有一个阶段,他是不发出与这一样的祷告:

“无论谁说,‘我没有缺乏,’
他就承认自己一无所有。”

一个基督徒,只要他还感受到尽责时的犹豫,工作时的沉闷,敬拜中有任何分心,肢体中有任何的律和他心中的律交战(罗7:23),有任何理由如此叹息,“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他就不会停止这样祷告,“求你使我专心敬畏你的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