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清晨灵修操练 --纪威廉

1月5日

“又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  启4:10

信仰把人分别出来,使人高升。有信仰的人在地上就开始高升,但是他们的尊贵是在天上得以完全,得到彰显。

在天上他们得到冠冕。征服者得加冕。拯救一位同胞生命的恩主得加冕。新郎得加冕。在所罗门结婚的日子,他的母亲给他戴上冠冕。王子登基的时候得加冕。高天上的圣徒,他们自己拥有上面所说的各样特征,每一个人所戴的冠冕被称作是“公义的冠冕”(提后4:8),“生命的冠冕”(雅1:12;启2:10),“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5:4),这冠冕是从神而来,大大超越必死之人理想追求的奖赏:“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林前9:25)。

然而,当他们得到如此的尊荣,他们却“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他们前来,用这个举动见证他们所得的冠冕是从谁而来,承认他们看自己不配披戴这个荣耀,这一切都是和神制定福音的特别计划相吻合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1:31)

让人有这样的觉悟,这决非易事。这对他来说是不自然的。按自然来说,他的骄傲就像他的贫穷可怜一样。所以,尽管他生在世上好象野驴的驹子,他却自以为有智慧(伯11:12)。所以,尽管他本身一无所有,他却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启3:17)。所以,尽管没有力量,他却信靠自己的心;尽管在神面前为有罪,他却建立自己的义(罗10:3)。 所以,在受苦中他失去耐心,仿佛他也有权利抱怨;在蒙恩时心不感恩,仿佛他配得这些。

知罪的日子是自我贬损的日子;在那日,高傲的人被降为卑。然后他向神顺服自己,开始谦卑与神同行(弥6:8);他称奇神对他的忍耐,赞美那拯救他,呼召他的丰富怜悯。他在属神生命上越进深,他就在自我评价上越降卑。“我不过是灰尘”(创18:27);“我是卑贱的”(伯40:4);“我是谁,我的父家是谁?”“你向仆人所施的一切慈爱和诚实,我一点也不配得”(创32:10);“主啊,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太8:8;路7:6)。“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可1:7)。“我不配称为使徒”(林前15:9)。“我本来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弗3:8)。那些自我消灭的人在主眼中是被看为大。这些自我降卑必然是我们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彼后3:18)的最佳的证据,它们肯定是这确凿的果效。

无知是骄傲的台柱;把这基础推倒,偶像就要掉下来了。但是在这地上我们的认识还不完全,以后我们要在神自己的光中看事物。那时,对那恶极的罪(罗7:13),我们过犯的极多和严重,我们罪孽和当判为有罪的浩大,我们责任的巨大,我们救恩每一部分中那过于人所能测度的爱(弗3:19),我们的看法就会和现在的不一样了。这样,我们就会生出那极好的自然感受,愿意回绝一个卓著的特权,不是出于不喜爱,或者不愿承担责任,而是出于对自己不配的认识。彼得希望把自己全然交托给基督吗?是的,他把他一切的幸福都交在他面前;但是,在这种感受下,在看到那神迹时,他呼喊着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路5:8)

一些人,如果是带着他们现在的原则和品性进天堂,他们是不会想到这样的降卑的;他们反倒看他们的冠冕是自己配得的,是他们自己得回来的,和一位已故的皇帝感受相当,那位皇帝太过骄傲,不愿从除他自己以外别人手上接受他的皇冠,就自己把皇冠戴在自己的头上。但是那个世界是一个谦卑和感恩的世界,那里一切的尊贵之人都把他们的冠冕放在救主的宝座之前,他们唯独以救主的义为夸口,不断赞美他,说道,“耶和华啊!荣耀不要归与我们,不要归与我们,要因你的慈爱和诚实归在你的名下”(诗115:1)。

不管天堂是什么样子,我们要进去,就必须要按着它改变,预备自己。培植我们的岂不是神吗(林后5:5)?他有没有废去我们肉体的骄傲,使我们愿意“服神的义”?我们有没有说,“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弗1:3)“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林前15:10),这是住在我们心中,在我们生命中掌权的首要有福感受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