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清晨灵修操练 --纪威廉

1月4日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申33:25

道曲奇博士(Dr. Doddridge)一天走着路,甚为沮丧,他的心在他里面极其凄凉,他说,“但是,当我经过一座门开着的茅屋,那时我正巧听到一个孩子在读书,‘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这对我思想带来的影响是无法描述的,这就像从死里活过来一样。”经常一句话可以成就极大的事,许多人可以和华兹博士有这样的共鸣,

“当我灵满得你恩言,
就连分掠物的勇士,
他的喜乐也无法与我相比。”


这句话对我们说了什么?“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有一种身体的力量,能继续拥有,这是一种怜悯。它会多快,多么容易就被击垮或减少,我们不得不承受数以月计的虚空,忍受疲倦的夜晚,觉得每动一动都是困难,每一样责任都是重担。但有一种灵里的力量,和前一种是截然不同的,常常可以脱离前者而存在。主并不总是赐他百姓有巨人的臂膀,或者钢筋铁骨,但是他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林后12:9)。这就是这里所说的力量。他的百姓会发现这有两个目的,就是事奉和受苦。

作为一个人,每一个基督徒都有人当共尽的责任,就是为他外在的缺乏作供应,支持他的家庭。这是通过劳动作成的,要求他不可懒惰。但是在他信仰的品格方面,有一系列的责任是与他更直接相关的,这些就是相信,祷告,离弃不义和世界的私欲,在这个罪恶的世代谨慎度日,过公义和敬虔的生活(加1:4)。尽他崇高的呼召,这有时候被比喻作是一场他当忍耐奔跑的竞赛(来12:1)。有时候这也被比作是从军的生涯。当兵的不可柔弱娇气,而是一定要承受苦难(提后2:3)和疲倦。甚至连他的预备和操练都经常是考验,更何况他实际的战斗呢。基督徒的敌人拥有各样让他们显为可怕的事物;他要如此战斗,不像那打空气的(林前9:26)。

受苦通常和属神生命中的服事联系在一起,在福音的开始毫不例外都是这样,然后,凡 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提后3:12)。所以保罗刚归正后不久,他就被告知他要受的苦是何等的大。因为真信仰总是一样的,同样的拦阻多少都是必然会有的,只要世人有这样的自由,不受法律,文明生活做法的约束,他们总要表现出他们的憎恨。但是当基督徒免于这样的试炼,神就使用对人的,关系上的击打来补充达到这些试炼的目的,这些常常比一个殉道士所要忍受的更为严峻。它们被称为管教和责备,对此人不可轻看,也不可灰心。历代以来所有神的儿女都要经历这些事情。他们不是随意受击打,而是确有这样的需要,对此他们天父的判断绝不会有错,天父按着他们的教育和福祉所能承受的,要怜恤他们,如同人怜恤服事自己的儿子一样(玛3:17)。

有这一切摆在眼前,当一个基督徒着眼将来,这就足以令他焦虑不安;除了发现他的力量能应付他危急之需,没有什么能确实给他鼓励。而他不是在自己身上找到这力量。属血气的人是不认识自己的软弱,因为他不是热心投入那些需要属灵能力的工作之中。但基督徒是。他明白他一无力量,正如他根本没有义一样。他发现自己完全不足以胜任一切的责任和应付属神生命的试炼。这种认识不是越来越衰微,反而是随着每天的经历越发增长。

对此他不需要恐惧,反而他应当珍惜,因为他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12:10)。他所缺乏的,他从一位不能说谎的神的应许那里得到供应和保证。“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我们在万君之耶和华的城中,就是我们神的城中,所看见的,正如我们所听见的。”(诗48:8)他的信实已经被他所有的百姓证明,这没有一样是落空的。我们自己的经历怎么说?“年复一年我在敌人的土地上前行,我里面有一颗邪恶的心,很容易就远离永生神而去。我常常说,有一天我要死去。但今天早晨,我身在何处呢?我紧紧跟从神,他的右手把我扶持。我的祷告并不总是满有活力和欢喜;但我再一次望眼他的圣殿,在许多个深夜,我的心等候主,胜于守夜的(诗130:6)。我没有自己的能力,常常灰心,但是“疲乏的,他赐能力。软弱的,他加力量。”(赛40:29) 这是我的见证,赞美他恩典的荣耀;在另外一年的开始,我感谢神,鼓起勇气:

“我愿纪念救主宏恩;
因他赐福到如今;
更求恩主引我前程;
使我安然到天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