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清晨灵修操练 --纪威廉

五月十九日

(耶稣)就离席站起来脱了衣服,拿一条手巾束腰。随后把水倒在盆里,就洗门徒的脚,并用自己所束的手巾擦干。—约13:4-5

祂这样做是为了作榜样,这可以从祂行了此事后亲自的宣告清楚看得出来。“我向你们所作的,你们明白吗?你们称呼我夫子,称呼我主,你们说的不错。我本来是。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仆人不能大于主人。差人也不能大于差他的人。你们既知道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约13:12-17)

我们不必在此举动的细节本身方面效法祂,但只要在此举动的灵意上效法。在教皇党人的国家里,彼此洗脚的礼仪常常由内心并非非常谦卑的人行出;有时是一位红衣主教,是的,有时是教皇本人。但这里的目的是推行谦卑的弟兄之爱,教导我们当神的护理把服事带到基督徒面前,一位同胞的光景要求如此服事时,这服事没有一样应当被他们看作是太卑贱,以致是他们不能行的。我们可能自称在抽象方面做此事,但拒绝在具体情形里给予所必需的实际帮助,因为这服事太过于要治死我们感情或态度方面的骄傲。但这不是爱人不可虚假。(罗12:9)这是相爱只在言语和舌头上,不在行为和诚实上。(约壹3:18)很多人有最好的机会显明他们的屈尊俯就(如果他们真是有的话),因着他们对他们的下人无情、冷淡和蔑视的举动,而在这方面失去了所有的信用。

如果所有提基督之名的人可以留心祂的使徒的这训诫就好了:“要彼此同心。不要志气高大,倒要俯就卑微的人。”(罗12:16)。约伯是东方最伟大的人,然而他能够说:“我的仆婢与我争辩的时候,我若藐视不听他们的情节。神兴起,我怎样行呢?察问,我怎样回答呢?造我在腹中的,不也是造他吗?将他与我抟在腹中的,岂不是一位吗?”(伯31:13-15)对于那些通常被伟大人物,是的,也被平庸之人忽视的受苦之人,以及那些夺目的善行从未想过要施予更卑微的慈爱的情形,他能发出这打动人的呼吁:“我若不容贫寒人得其所愿,或叫寡妇眼中失望;或独自吃我一点食物,孤儿没有与我同吃;(从幼年时孤儿与我同长,好像父子一样。我从出母腹就扶助寡妇;)我若见人因无衣死亡,或见穷乏人身无遮盖,我若不使他因我羊的毛得暖,为我祝福;我若在城门口见有帮助我的,举手攻击孤儿;情愿我的肩头从缺盆骨脱落,我的膀臂从羊矢骨折断。” (伯31:16-22)

一位大人物很少需要帮助,没有什么是他不能置买或得到的。尽管他挥霍了他的财产,使自己破落,以致应当挨饿,但他最大的困境,与那一位因着原本穷困,遭人忽视的高尚之人的受苦相比,就可算是口粮有余了。但勤劳的穷人应当成为我们关注的对象,他们的困境临到,不是因着犯罪、挥霍和投机,而是因着神的护理,他们的光景使他们陷落到无人留意的地步,以致在他们的苦难中无人关顾他们。

按其本身不过是小小的服事,是得到那些常被人忽视之人大大看重。你为他们所作的这些服事,是在服事主基督。他们不能向你偿还,但祂要满有恩惠地说:“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

那么让我聆听祂有福的邀请:“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让我与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祂本有神的行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凡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5-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