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第3章

11. 我儿,你不可轻看耶和华的管教(或作“惩治”),也不可厌烦他的责备;12. 因为耶和华所爱的,他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


交互调配得合宜的顺境逆境组成了我们当前的光景。就尊荣耶和华的机会这一方面而言,每一样都是同样能结果累累;在顺境中 — 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财物归神为圣(第9,10节),尊荣耶和华;在逆境中 — 则是通过谦卑欢喜顺服他的安排。“在顺境中我们当期待杖打,要想这是他爱的缘故,不要让这使你怀疑他满有恩典的护理,也不要出于没有忍耐而采取任何不服神律法的行动,去把这从你身上拿开。”(注1)使徒提醒我们,他“劝”我们,“如同劝儿子”(注2)。确实,他作为父亲如此接近我们,如此亲密与我们相近,没有其他身份可以与之比拟,在所有时候,特别是在受责备的时候,被称为“我儿”,被收纳为儿子,这是我们最宝贵的特权。

没有什么时候比我们受杖管教的时候,我们的败坏是如此显明,或者我们蒙的恩典是如此闪耀发光的了。我们需要它,就像我们每天需要食物一样。神的儿子依然还是亚当的子孙,有着亚当的意志,骄傲,独立和偏行己路。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需要神的指教和恩典,就是如何使我们的表现在心硬和绝望之间保持中道,既不轻看耶和华的惩治,也不厌烦他的责备(注3)。

太过经常的是,当我们警惕右边的一个错误,我们忘记了左边那个害处并不更小的错误;就像那提防那在一边悬崖的人,却冲进另一边某些可怕的危险当中。中间的道路是正确的道路。无疑,耶和华要人感受到他的管教 (撒下15:26;诗39:10, 11,注4)。 鳄鱼般的铁石心肠(伯41:24-29;耶5:3,注5)是肉体的顽固,而不是灵里的得胜;这种品性是最得罪他的,最不可能领受他满有恩典的管教。好像感受不到痛苦,或者毫不在乎;晦气地“用脚踢刺”(徒9:5,注6),敢叫神行出最大的惩罚 — 这确实就是轻看他的管教了(注7)。骄傲要抬起头来,硬着颈项不低头,要使它低头,这需要多次的责打。

然而,唉呀!这不是罪人才会犯的罪。我们常常看到神的儿女有不尽责的灵(伯5:17,注8),不在乎他的父是微笑还是皱起眉头,轻慢忽略责备。他只是想到第二因,或者直接的手段 (摩3:6,注9)。 他看到杖就感到心烦,却不看那挥动这杖的手 (代下16:10—12,注10)。 他退缩,不查究原因,他不顾他父亲爱的声音和旨意,所以没有使人软化下来的降卑(诗32:3, 4,注11);不“服罪孽的刑罚”(利26:41,注12);没有孩子般的顺服,在求帮助的时候没有运用信心。这岂不是轻看耶和华的管教吗?

但是,尽管有一些人轻看神的手,以为这是小事;有的人却在这之下“灰心”,以它为沉重 (来12:5;诗38:2, 3;39:10,注13)。 他们厌烦他的责备。要小心,不要落入灰心的绝望,或者烦躁不安,没有忍耐之中(诗73:14;77: 7—10;注14)。要拒绝顽梗和不荣耀神的思想  (创42:36;士6:13;拿4:9,注15)。容许这些思想的进入就会散布败坏。我们非常容易错误判断我们父的作为(注16);忘记我们眼前的责任,喜欢一种病态的对我们愁苦的呻吟(伯6:1—16,注17);忘记了我们被神收纳为儿子所继承的产业和特权(来12:5,注18);或者落在顽固不化的忧伤中,“不肯受安慰”,不看“末后的指望”(诗77:2;比较耶29:11;31:15-17,注19),这些岂不是厌烦他的责备吗?

但是这些原则所指的远不止这些消极的意思,不要轻看,而要敬畏耶和华的管教。你当庄严记起,你是在你父亲的管教之下 (哀3:28, 29;弥7:9,注20)。那么就要乐意接受它。不要厌烦,而要抓住他责打的手,往他怀里倾心吐意(撒上1:10—15,注21)。亲吻这杖 (伯34:31, 32,注22)。承认它使人降卑,但使人得丰盛的益处 (诗119:67—71,注23) 。我们当期望从神加力给我们的恩典中,而不是从把我们不愿意经历的磨难被挪开中得到更大的祝福。(林后12:7—10,注24)。

在这一切当中我们还要加上一句,就是管教惩治是对肉体的试炼(来12:11,注25);却被行大事的智慧和信实所胜,这智慧和信实的目的是超越肉体本性之上,与之相对的。神赐下这杖本身,是出于对我们灵魂的爱。也许我们活在安逸之中,或者漫不经心的退步之中。那唤醒我们的声音叫我们来读圣经,来祷告。就这样,我们在当中看到神,我们就看这管教惩治是爱,而不是忿怒;是接纳,而不是驱逐。我们也许曾经希望它稍微改变一点就好了,重担移开,压在肩上的十字架稍微缓和一点就好了。但是现在我们的看法得以清晰,我们发现有足够的祝福,足以使我们接受最强烈的疼痛。我们看它是对保守我们脱离那极大危险来说必要的(比较箴1:32;诗55:19,注26),是对我们信心的试验,我们就不加犹豫认同神施行管教是绝对的正确 (诗51:4;119:75,注27)。信心明白管教的理由 (彼前1:6, 7,注28);承认这是他满有恩慈的护理的一部分(申8:2, 15, 16,注29),是他立定到永远的约的规定(诗89:30-32,注30);等候去看主安排的结局(雅5:11,注31);同时从我们被收纳为儿子的印证中得出它的主要支持。

确实,神宣告这是对我们是儿子,而非私子的试验(来12:7, 8;启3:19,注32)。他所爱的,他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他的管教是家里,而不是学校里的管教,更不是监狱里的管教。他责备他的儿女,不是把他们看作罪犯,而是把他们看作是无瑕疵,在他爱子里被接纳的人 (弗1:6,注33)。 他管教的时候,也不像地上的父亲经常那样反复无常(来12:10,注34)。这管教是带着爱的灵的智慧。“他欢喜施恩与他们”(耶32:41,注35);然而作为满有智慧和爱心的父,他不会让他的儿女因着缺乏管教惩治而遭败坏(箴13:24;申8:5,注36)。这是责备 — 是为了使你谦卑。这只是责备 — 这是给你的安慰。人无法承受的律法严惩的毒钩被除去了,儿女有了真正的安息(注37)。 现在是温和,是的,是心存感激地接受杖打,因为这杖是在至高者手中,他是既满有爱也满有智慧,知道什么是我们的需要,知道如何施行管教。他挑选最恰当的时候(赛30:18;彼前5:6;注38),最有效然而又是最温和的手段,按最体贴的程度 (赛27:7, 8;耶30:11;哀3:31-33,注39),最有效的工具。还有,把我们的受苦和我们的罪作比较,这受苦是如此之轻,岂不令人惊奇吗?(拉9:13;诗103:10;哀3:39,注40)。对于这一切,我们岂不是罪有应得吗?圣徒般的弗莱切感叹说,“我爱我天父的杖,我感受到的鞭打是何等温柔!我配受的是多么的重!”(注41) “哦神,如果我还没有学会满足于你的管教惩治,我就是误用了你的怜悯。”(注42)

如果人在任何黑暗的光景中问—“若是这样,我为什么如此呢?” (创25:22,注43),你如此,是因为这是你的父从天而来的训练管教(注44)。他爱你,是爱得如此美善,以致他要把一切的痛苦加在你身上。他要把你在他的炉中熔化,好使他可以在你身上戳上他的印记(赛27:9;48:10;亚13:9;玛3: 3,注45)。 他要使你“在他的圣洁上有分”(来12:10,注46), 好使你在他的快乐中也有分。但除非你进入他的心意之中,你就是按你所能的而言,挫败他的计划,失去这益处 —所失去的有谁能讲得清楚呢?(比较耶6:8,注47)。 那么要看神的这管教为美(伯10:2;诗139:23, 24;传7:14;哀3:40,注48)。每次杖打都是父的信使;他是不容他的信使受人蔑视。要认真“听是谁派定刑杖的惩罚” (弥6:9,注49);要清楚“耶和华所行的,并非无故”(结14:23,注50)。 要更关心使之圣化,而不是要它挪开;是的,除非它完全成就他所指定任务,就不要要求它被挪开,这是最为要紧的(赛4:3,4,注51) 。我们只能羡慕神这看顾我们的作为,这作为用“至轻”的打击作为救我们脱离最致命邪恶的手段。血肉之躯会叛逆,地上的帐篷要受“他手的责打”(诗39:10,注52 );然而你要称谢他直到永远,就是即使用这压垮你的管教,他要成就他至为怜悯的旨意。同时,要对他有无限的信心;如果路上一些脚步被隐藏起来,要等候看那“结局” (伯23:8—10;雅5:11,注53)。要留心看他旨意第一声的轻声呼唤,他作为的第一次显明,他眼睛的带领(诗32:8, 9;注54)。 因着你的安祥平静,你就可以免了许多的击打。这确实是一个黄金机会,要善用它,这需要极多的学习,祷告和放手交托。 没有比和管教的神相交更如此亲密,更如此激发爱,如此多结果子的相交了。除了在管教当中,是的,就在这管教的形式本身之上,再也没有什么时候基督对我们来说更为宝贵,他的爱更为甜蜜。我们再没有比这更充分的神的身份和诸般完全的彰显 (诗119:75,注55);我们先前在理论上学到的,我们在这里通过经历学习体会;我们先前认识得不完全,在这里得到更完全的启示(注56)。 就着试炼全部的内容和经历的时间,以及它一切细微的情景,接踵而来,如此苦涩扎心,我们可以问道,‘这些里面有哪一样是可以免除的?”很清楚,全过程,全部的内容,全部各样不同的情形,所有的,每一部分,都和任何部分一样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在哪里可以停下,而不会使这停下,给这伟大的目的造成致命的打击呢?除了神持守他的决定,为要拯救我们,这一切还有其他的目的吗?他心里一切的意念,他能力所有的彰显,岂不都是围绕着他施行主权的怜悯这个目的吗?


------------------------------------------------------------------------------------

注1:Patrick主教语。

注2:来12:5[你们又忘了那劝你们如同劝儿子的话,说:“我儿,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被他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我们不可忘记使徒对圣经是神所默示的见证,自始自终表明这是我们的天父对他所爱的儿女的教导。
            
注3:哲学家赛尼加的说法非常震撼,准确,但是绝对超出他自己在实际生活中的标准-“感受不到你的责备,这非人所为;不能承受这责备,这非男子汉气概。”

注4: 撒下15:26-倘若他说,我不喜悦你。看哪!我在这里,愿他凭自己的意旨待我!”诗39:10, 11-求你把你的责罚,从我身上免去;因你手的责打,我便消灭。你因人的罪恶,惩罚他的时候,叫他的笑容消灭(“的笑容”或作“所喜爱的”),如衣被虫所咬,世人真是虚幻!(细拉)。

注5:伯41:24-29-它的心结实如石头,如下磨石那样结实。它一起来,勇士都惊恐,心里慌乱,便都昏迷。人若用刀、用枪、用标枪、用尖枪扎它,都是无用。它以铁为干草,以铜为烂木。箭不能恐吓它使它逃避;弹石在它看为碎秸。棍棒算为禾秸;它嗤笑短枪飕的响声。耶5:3-耶和华啊,你的眼目不是看顾诚实吗?你击打他们,他们却不伤恸;你毁灭他们,他们仍不受惩治。他们使脸刚硬过于磐石,不肯回头。

注6:徒9:5-他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比较箴19:3-人的愚昧,倾败他的道,他的心也抱怨耶和华。

注7:比较法老— 出7: 23[法老转身进宫,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约兰—王下6:31[王说:“我今日若容沙法的儿子以利沙的头仍在他项上,愿 神重重地降罚与我!”],亚哈斯—代下28:22[这亚哈斯王在急难的时候,越发得罪耶和华。],以色列人 —赛1: 5[你们为什么屡次悖逆,还要受责打吗?你们已经满头疼痛,全心发昏],番3:2[他不听从命令,不领受训诲,不倚靠耶和华,不亲近他的神],比较伯15:25, 26[他伸手攻击神,以骄傲攻击全能者,挺着颈项,用盾牌的厚凸面,向全能者直闯]。

注8:伯5:17-神所惩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来12:6-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

注9:摩3:6-城中若吹角,百姓岂不惊恐呢?灾祸若临到一城,岂非耶和华所降的吗?

注10:代下16:10—12- 亚哈斯王上大马色去迎接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在大马色看见一座坛,就照坛的规模样式作法画了图样,送到祭司乌利亚那里。祭司乌利亚照着亚哈斯王从大马色送来的图样,在亚哈斯王没有从大马色回来之先,建筑一座坛。王从大马色回来看见坛,就近前来,在坛上献祭。

注11:诗32:3, 4-我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日唉哼而骨头枯干。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尽,如同夏天的干旱。

注12:利26:41-我所以行事与他们反对,把他们带到仇敌之地。那时,他们未受割礼的心若谦卑了,他们也服了罪孽的刑罚, 43他们离开这地,地在荒废无人的时候,就要享受安息;并且他们要服罪孽的刑罚,因为他们厌弃了我的典章,心中厌恶了我的律例。

注13:来12:5-你们又忘了那劝你们如同劝儿子的话,说:我儿,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被他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诗38:2, 3-因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压住我。因你的恼怒,我的肉无一完全;因我的罪过,我的骨头也不安宁;39:10-求你把你的责罚,从我身上免去;因你手的责打,我便消灭。

注14:诗73:14-因为我终日遭灾难,每早晨受惩治;77: 7—10-难道主要永远丢弃我,不再施恩吗?难道他的慈爱永远穷尽,他的应许世世废弃吗?难道神忘记开恩,因发怒就止住他的慈悲吗?(细拉) 我便说:“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显出右手之年代。”

注15:创42:36-他们的父亲雅各对他们说:“你们使我丧失我的儿子:约瑟没有了,西缅也没有了,你们又要将便雅悯带去,这些事都归到我身上了。”士6:13-基甸说:“主啊!耶和华若与我们同在,我们何至遭遇这一切事呢?我们的列祖不是向我们说,耶和华我们从埃及上来吗?他那样奇妙的作为在哪里呢?现在他却丢弃我们,将我们交在米甸人手里。” 拿4:9-神对约拿说:“你因这棵蓖麻发怒合乎理吗?”他说:“我发怒以至于死,都合乎理。”

注16:箴24:10-你在患难之日若胆怯,你的力量就微小;赛40:27-31-雅各啊!你为何说:“我的道路向耶和华隐藏?”以色列啊!你为何言:“我的冤屈神并不查问。”你岂不曾知道吗?你岂不曾听见吗?永在的神耶和华,创造地极的主,并不疲乏,也不困倦;他的智慧无法测度。疲乏的,他赐能力;软弱的,他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比较撒上27:1-大卫心里说,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扫罗见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内,就必绝望,不再寻索我,这样我可以脱离他的手。王上19:4-自己在旷野走了一日的路程,来到一棵罗腾树下。就坐在那里求死,说:“耶和华啊,罢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因为我不胜于我的列祖。伯3:1-3-此后,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说:“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耶20:14-18-愿我生的那日受咒诅;愿我母亲产我的那日不蒙福。给我父亲报信说,你得了儿子,使我父亲甚欢喜的,愿那人受咒诅。愿那人象耶和华所倾覆而不后悔的城邑;愿他早晨听见哀声,晌午听见呐喊;因他在我未出胎的时候不杀我,使我母亲成了我的坟墓,胎就时常重大。我为何出胎见劳碌愁苦,使我的年日因羞愧消灭呢?

注17:伯6:1—16-约伯回答说:“惟愿我的烦恼称一称,我一切的灾害放在天平里。现今都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语急躁。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其毒,我的灵喝尽了;神的惊吓摆阵攻击我。 “野驴有草,岂能叫唤?牛有料,岂能吼叫?物淡而无盐,岂可吃吗?蛋青有什么滋味呢?看为可厌的食物,我心不肯挨近。“惟愿我得着所求的,愿神赐我所切望的:就是愿神把我压碎,伸手将我剪除。我因没有违弃那圣者的言语,就仍以此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还可踊跃。我有什么气力使我等候?我有什么结局使我忍耐?我的气力,岂是石头的气力?我的肉身,岂是铜的呢?在我岂不是毫无帮助吗?智慧岂不是从我心中赶出净尽吗? “那将要灰心,离弃全能者,不敬畏神的人,他的朋友,当以慈爱待他。我的弟兄诡诈,好象溪水,又象溪水流干的河道。这河,因结冰发黑,有雪藏在其中。

注18:来12:5-你们又忘了那劝你们如同劝儿子的话,说:“我儿,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被他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

注19:(诗77:2-在患难之日寻求主,我在夜间不住地举手祷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比较耶29:11-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31:15-17-耶和华如此说:“在拉玛听见号咷痛哭的声音,是拉结哭她儿女,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耶和华如此说:“你禁止声音不要哀哭,禁止眼目不要流泪,因你所作之工,必有赏赐,他们必从敌国归回。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和华说:“你末后必有指望,你的儿女必回到自己的境界。”

注20:哀3:28, 29-他当独坐无言,因为这是耶和华加在他身上的。他当口贴尘埃,或者有指望。弥7:9-我要忍受耶和华的恼怒,因我得罪了他,直等他为我辨屈,为我伸冤。他必领我到光明中,我必得见他的公义。

注21:撒上1:10—15-哈拿心里愁苦,就痛痛哭泣,祈祷耶和华,许愿说:“万军之耶和华啊!你若垂顾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赐我一个儿子,我必使他终身归与耶和华,不用剃头刀剃他的头。”哈拿在耶和华面前不住地祈祷,以利定睛看她的嘴。原来哈拿心中默祷,只动嘴唇,不出声音,因此以利以为她喝醉了。以利对她说:“你要醉到几时呢?你不应该喝酒!”哈拿回答说:“主啊!不是这样,我是心里愁苦的妇人,清酒浓酒都没有喝,但在耶和华面前倾心吐意。

注22:伯34:31, 32-“有谁对神说,我受了责罚,不再犯罪。我所看不明的,求你指教我;我若作了孽,必不再作。”彼前5:6- 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他必叫你们升高。

注23:诗119:67—71-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现在却遵守你的话。你本为善,所行的也善,求你将你的律例教训我。骄傲人编造谎言攻击我,我却要一心守你的训词。他们心蒙脂油,我却喜爱你的律法。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

注24:林后12:7—10-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注25:来12:11-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

注26:比较箴1:32-愚昧人背道,必杀己身;愚顽人安逸,必害己命;诗55:19-那没有更变,不敬畏神的人,从太古常存的神,必听见而苦待他。

注27:诗51:4-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119:75-耶和华啊!我知道你的判语是公义的;你使我受苦,是以诚实待我。

注28:彼前1:6, 7-因此,你们是大有喜乐,但如今,在百般的试炼中暂时忧愁,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

注29:申8:2, 15, 16-2 你也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在旷野引导你,这四十年,是要苦炼你,试验你,要知道你心内如何,肯守他的诫命不肯;15,16引你经过那大而可怕的旷野,那里有火蛇、蝎子、干旱无水之地。他曾为你使水从坚硬的磐石中流出来。又在旷野,将你列祖所不认识的吗哪赐给你吃,是要苦炼你,试验你,叫你终久享福。

注30:诗89:30-32-倘若他的子孙离弃我的律法,不照我的典章行,背弃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诫命;我就要用杖责罚他们的过犯,用鞭责罚他们的罪孽。

注31:雅5:11-那先前忍耐的人,我们称他们是有福的。你们听见过约伯的忍耐,也知道主给他的结局,明显主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

注32:来12:7, 8-你们所忍受的,是神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8管教原是众子所共受的,你们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儿子了;启3:19-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

注33:弗1:6-使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这恩典是他在爱子里所赐给我们的。

注34:来12:10-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

注35:耶32:41-我必欢喜施恩与他们,要尽心尽意,诚诚实实,将他们栽于此地。

注36:箴13:24-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申8:5-你当心里思想,耶和华你神管教你,好象人管教儿子一样。                       

注37:撒上3:18[撒母耳就把一切话都告诉了以利,并没有隐瞒。以利说:“这是出于耶和华,愿他凭自己的意旨而行。”];撒下15:25[王对撒督说:“你将神的约柜抬回城去。我若在耶和华眼前蒙恩,他必使我回来,再见约柜和他的居所。];16: 10, 11[王说:“洗鲁雅的儿子,我与你们有何关涉呢?他咒骂,是因耶和华吩咐他说,你要咒骂大卫。如此,谁敢说你为什么这样行呢?”大卫又对亚比筛和众臣仆说:“我亲生的儿子,尚且寻索我的性命,何况这便雅悯人呢?由他咒骂吧!因为这是耶和华吩咐他的];诗39:9[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伯1:21[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赛39:8[希西家对以赛亚说:“你所说耶和华的话甚5好,因为在我的年日中,必有太平和稳固的景况。”]。比较约18:11[耶稣就对彼得说:“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 那位外邦的哲学家是准确划分了其中的界限— “管教是给受苦之人,报复是为了满足那施加管教之人。”亚里斯多德。

注38:赛30:18-耶和华必然等候,要施恩给你们;必然兴起,好怜悯你们;因为耶和华是公平的神,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彼前5:6-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他必叫你们升高,

注39:赛27:7, 8-主击打他们,岂象击打那些击打他们的人吗?他们被杀戮,岂象被他们所杀戮的吗?你打发他们去,是相机宜与他们相争;刮东风的日子,就用暴风将他们逐去;耶30:11-因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也要将所赶散你到的那些国,灭绝净尽,却不将你灭绝净尽,倒要从宽惩治你,万不能不罚你(“不罚你”或作“以你为无罪”)。这是耶和华说的。哀3:31-33-因为主必不永远丢弃人。主虽使人忧愁,还要照他诸般的慈爱发怜悯。因他并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忧愁。

注40:拉9:13-神啊!我们因自己的恶行和大罪,遭遇了这一切的事,并且你刑罚我们轻于我们罪所当得的,又给我们留下这些人;诗103:10-他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哀3:39-活人因自己的罪受罚,为何发怨言呢?

注41:Life of Rev. H. Venn, pp. 238, 584

注42:豪尔主教语。

注43:创25:22-孩子们在她腹中彼此相争,她就说:“若是这样,我为什么如此呢?”她就去求问耶和华。

注44:伯33:14-30[神说一次、两次,世人却不理会。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时候,神就用梦和夜间的异象,开通他们的耳朵,将当受的教训印在他们心上,好叫人不从自己的谋算,不行骄傲的事(原文作“将骄傲向人隐藏”);拦阻人不陷于坑里,不死在刀下。人在床上被惩治,骨头中不住地疼痛,以致他的口厌弃食物,心厌恶美味。他的肉消瘦,不得再见,先前不见的骨头,都凸出来。他的灵魂临近深坑;他的生命近于灭命的。“一千天使中,若有一个作传话的,与神同在,指示人所当行的事;神就给他开恩,说:‘救赎他免得下坑,我已经得了赎价。’他的肉要比孩童的肉更嫩,他就返老还童。他祷告神, 神就喜悦他,使他欢呼朝见神的面;神又看他为义。他在人前歌唱说:‘我犯了罪,颠倒是非,这竟与我无益。神救赎我的灵魂免入深坑,我的生命也必见光。’神两次、三次,向人行这一切的事,为要从深坑救回人的灵魂,使他被光照耀,与活人一样。];36:8-10[他们若被锁链捆住,被苦难的绳索缠住,就把他们的作为和过犯指示他们,叫他们知道有骄傲的行动。他也开通他们的耳朵得受教训,吩咐他们离开罪孽转回。]。来12:7, 8[你们所忍受的,是神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8管教原是众子所共受的,你们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儿子了。] ut supra.— 这个词是指对儿女的教育。

注45:赛27:9-所以雅各的罪孽得赦免,他的罪过得除掉的果效,全在乎此;就是他叫祭坛的石头,变为打碎的灰石,以致木偶和日像不再立起;48:10-我熬炼你,却不象熬炼银子;你在苦难的炉中,我拣选你。亚13:9-我要使这三分之一经火,熬炼他们,如熬炼银子;试炼他们,如试炼金子。他们必求告我的名,我必应允他们。我要说,这是我的子民;他们也要说,耶和华是我们的神。玛3: 3-他必坐下如净银子的,必洁净利未人,熬炼他们象金银一样;他们就凭公义献供物给耶和华。

注46:来12:10-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

注47:耶6:8-耶路撒冷啊,你当受教,免得我心与你生疏,免得我使你荒凉,成为无人居住之地。

注48:伯10:2-对神说:不要定我有罪,要指示我,你为何与我争辩?诗139:23, 24-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传7:14-遇亨通的日子,你当喜乐;遭患难的日子,你当思想;因为神使这两样并列,为的是叫人查不出身后有什么事。哀3:40-我们当深深考察自己的行为,再归向耶和华。

注49:弥6:9-耶和华向这城呼叫,智慧人必敬畏他的名。你们当听是谁派定刑杖的惩罚。

注50:结14:23-你们看见他们所行所为的,得了安慰,就知道我在耶路撒冷中所行的,并非无故。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注51:赛4:3,4-主以公义的灵和焚烧的灵,将锡安女子的污秽洗去,又将耶路撒冷中杀人的血除净。那时,剩在锡安留在耶路撒冷的,就是一切住耶路撒冷,在生命册上记名的,必称为圣。

注52:诗39:10-求你把你的责罚,从我身上免去;因你手的责打,我便消灭,ut supra。

注53:伯23:8—10-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里;往后退,也不能见他。他在左边行事,我却不能看见;在右边隐藏,我也不能见他。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雅5:11-那先前忍耐的人,我们称他们是有福的。你们听见过约伯的忍耐,也知道主给他的结局,明显主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

注54:诗32:8, 9-我要教导你,指示你当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劝戒你。你不可象那无知的骡马,必用嚼环辔头勒住它,不然,就不能驯服。

注55:诗119:75-耶和华啊!我知道你的判语是公义的;你使我受苦,是以诚实待我。

注56:伯42:5[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请和使徒最有启发性,最鼓舞人心的论述,希伯来书第12章相比较。来12:6(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和箴3:12(因为耶和华所爱的,他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之间有一些轻微的变化。前者 描述的是这管教的形式和主体,后者表明父对他那受管教的儿女的喜爱。有一些人插入第一个子句,就大大曲解了意思,得出结论说,因为他们受到管教,所以他们就是耶和华的儿女。但是尽管每一个儿子都受管教,但不是每一个受管教的都是儿子。击打义人和罪人的是同一只手,但不是出于同一个身份。审判官的鞭打和父的杖打有极大的不同。比较撒上28:15-20[撒母耳对扫罗说:“你为什么搅扰我,招我上来呢?”扫罗回答说:“我甚窘急,因为非利士人攻击我, 神也离开我,不再借先知或梦回答我。因此请你上来,好指示我应当怎样行。”撒母耳说:“耶和华已经离开你,且与你为敌,你何必问我呢?耶和华照他借我说的话,已经从你手里夺去国权,赐与别人,就是大卫。因你没有听从耶和华的命令,他恼怒亚玛力人,你没有灭绝他们,所以今日耶和华向你这样行;并且耶和华必将你和以色列人交在非利士人的手里,明日你和你众子必与我在一处了;耶和华必将以色列的军兵交在非利士人手里。”扫罗猛然仆倒,挺身在地,因撒母耳的话,甚是惧怕。那一昼一夜,没有吃什么,就毫无气力],以及撒下12:13, 14[大卫对拿单说:“我得罪耶和华了!”拿单说:“耶和华已经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于死。只是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故此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箴1:26[你们遭灾难,我就发笑;惊恐临到你们,我必嗤笑],赛1:24[因此主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大能者说:“哎!我要向我的对头雪恨,向我的敌人报仇],和耶31:18-20[我听见以法莲为自己悲叹说:“你责罚我,我便受责罚,象不惯负轭的牛犊一样。求你使我回转,我便回转,因为你是耶和华我的神。我回转以后,就真正懊悔;受教以后,就拍腿叹息,我因担当幼年的凌辱,就抱愧蒙羞。” 耶和华说:“以法莲是我的爱子吗?是可喜悦的孩子吗?我每逢责备他,仍深顾念他;所以我的心肠恋慕他,我必要怜悯他。],何11:7,8[我的民偏要背道离开我;众先知虽然招呼他们归向至上的主,却无人尊崇主。“以法莲哪!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我怎能使你如押玛?怎能使你如洗扁?我回心转意,我的怜爱大大发动。我必不发猛烈的怒气,也不再毁灭以法];也看赛27:7-9[主击打他们,岂象击打那些击打他们的人吗?他们被杀戮,岂象被他们所杀戮的吗?你打发他们去,是相机宜与他们相争;刮东风的日子,就用暴风将他们逐去。所以雅各的罪孽得赦免,他的罪过得除掉的果效,全在乎此;就是他叫祭坛的石头,变为打碎的灰石,以致木偶和日像不再立起]。按着所讲的原则,不是管教,而是忍受管教,才是我们被收纳为儿子的印证,来12:7[你们所忍受的,是神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