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对"得救信心" 的研究 作者 平克(Arthur W. Pink)

第2部分

第5章 得救信心的证据

无疑,极大多数看这篇文章的人是那些自称拥有得救信心的人。对所有这样的人,我们要提出这么一个问题,你的证据在哪里?它在你身上产生了什么样的果效?从结的果子我们可以认识一棵树,从流出来的水我们可以认识一个泉源;同样,藉着仔细检查你的信心所带出来的,你也可以弄清楚你信心的实质。我们说,“仔细检查,因为不是所有的果子都可以吃,所有的水都可以喝;同样不是所有的行为都是那使人得救的信心的结果。改革自新不是重生,改变的生命并不总是表明心被改变。你是否被拯救脱离对神戒命的不悦,对他圣洁的厌恶?你有没有被救脱离骄傲,贪婪,埋怨?你有没有被救脱离对这个世界的爱,脱离对人的惧怕,脱离各样罪控制的能力?”

堕落的人的心是彻底败坏的:它的心思意念只是不断想着恶事(创6:5)。它充满了败坏的愿望和感情,这些事情发动,影响这人所做的一切事情。现在,福音来了,直接反对这些自私的欲望和败坏的感情,反对它们的根,反对它们的结的果子 (多2:11,12)。 福音催促我们灵魂要尽的责任没有什么是比治死这些事情,摧毁这些事情要大的了,如果我们要在福音的应许中有份,这就是必不可少的 (罗8:13; 西3:5-8)。所以,信心第一项真正的工作就是洁净人的灵魂,除去这些污染,因此我们看到,
“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加5:24)

请留意,这不是“应该”把,而是他们程度各有不同,但实际上已经是这样了。

我们真的认为我们相信一件事,这是一回事,实际这样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人心是如此易变,甚至在天然的事情上人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今生的事情上,要确定一个人相信什么,最好是凭他所行出来的。假设我在一条狭窄的峡谷里遇上一位客旅,我对他说前面有一条无法横过的河,河上的桥已经朽坏了;如果他不愿意回头,我岂不是有理由得出结论他不相信我吗?或者,一位医生对我说某种病在控制着我,如果我不服一种开出来肯定可以把这病治好的药,我很快就会没命,如果他看见我不但不理会他的指示,反而逆其道而行之,他因此就得出推论我是不相信他的判断,他这样做岂不是很有道理吗?同样,相信有地狱存在,然而却冲进去,相信继续在罪中会被定罪下地狱,然而却活在其中 — 夸口有这样的信心又有什么用呢?

从我们在上一篇文章里看到的,毫无质疑非常清楚的是,当神把使人得救的信心注入人心里,根本性的,实在的改变就会随之而来。如果一个人其后不在新生命中生活,他就不能是从死里复活的。,如果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不能留意到他有看得出的改变,人就不可能领受了恩典神迹在他心中的动工。哪里有超自然的根被种植下,哪里就有超自然的果实由此发出。不是说在今生可以达到无罪的完全,也不是说罪恶的动力,肉体从我们的人里面被根除,甚至被洁净。但是,存在着一种追求完全的渴望,存在着抵抗肉体的灵,存在着与罪相争。而且还存在者在恩典中的成长,沿着通向天堂的“窄路”拥挤向前。

在今天“正统”的圈子里广泛宣传,要为如此多的人受蒙骗而负上责任的一个错误,就是那看上去是荣耀基督的“唯有他的血拯救罪人”的教训。啊,撒但非常聪明:在他引人上钩的每一个地方他都非常清楚该用什么样的鱼铒。如果一个传道人对人说,受洗和吃主的晚餐是神所设定拯救灵魂的途径,许多人对此会非常生气地厌恶这样的说法;然而同样是这群人,大部分的会快快接受这个谎言,就是我们可以得救,只是因着基督的血。在神那一方来看这是对的,但在人这一方面看,这是不对的。对我们来说,圣灵的工作和基督的工作是同等重要。让读者认真思想提多书3:5整节的内容。

拯救是两方面的:它既是律法上的,也是经历上的,它包括了称义和成圣。而且,我不仅把我的得救归功于子,还是归功于神性的三个位格。哎呀,今天人是何等少地意识到这点,人是何等少传讲这点。第一和首要的,我把我的得救归功于父神,他命定和计划了这拯救,他拣选我能以得救 (帖后2:13)。在提多书2:10“我们救主神”指的是父。第二和在功德上,我把我的得救归功于道成肉身的神的儿子的顺服和牺牲,在律法要求的每一件事上,他作了我的保证人,满足了律法对我所有的要求。第三和在果效上,我把我的得救归功于圣灵重生,成圣和保守的工作:请注意,路15:8-10里讲他的工作就像路15:4-7讲牧人的工作一样显赫重要!正如在提多书3:5 如此清楚确立的那样,神救了我们,是“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是他的“果子”存在我的心里和生命里,这显明了我得救的直接证据。

“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罗10:10)

因此,为了发现得救信心存在的证据我们必须首先检查心。第一,神的话语讲“藉着信,洁净了他们的心”(徒15:9)。古时候主说,“耶路撒冷啊,你当洗去心中的恶,使你可以得救。”(耶4:14)。 被信心洁净的心(参见彼前 1:22),是离弃了一切不洁的偶像,专注在一位纯洁的对象上的。它饮于洁净的源头,喜欢纯洁的律法(罗7:22),盼望与一位纯洁的救主一同过永生 (约壹 3:3)。它恨恶一切灵里和道德上污秽肮脏的东西,是的,它甚至恨恶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 (犹 1:23)。相反,它爱慕所有圣洁,可爱,像基督一样的东西。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太 5:8)。心里纯洁,这是预备我们住在那“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启 21:27)的那地方所必不可少的。

这里也许要进一步说明一点。用信心洁净心包括,第一洁净认识,因着神的光的光照,洁净认识,使它脱离谬误。第二,洁净良心,使它洁净脱离罪疚。第三,洁净意志,将它洗净,脱离自我意志和专顾自己。第四,洁净感情,使感情得清洁,脱离对一切邪恶之事的爱慕。在圣经里“新”包括了所有这四个功能方面。故意继续留在任何一件罪中,这就和一颗纯洁的心不相容。

还有,得救的信心总可以由一颗谦卑的心表明出来。信心使人心降卑,因为它发觉自己的恶毒,空虚和无能。它意识到它从前的罪恶,和当前的不配。它知道它的软弱和缺乏,它的爱慕肉体和败坏。没有什么比信心更高举基督,没有什么比它更贬低人。神为了彰显他恩典的丰富,选择了信心作为最恰当的工具,这是因为信心使我们完全离开自己,进到他里面。信心使我们意识到我们除了罪和苦楚以外是一无所有,是两手空空如乞丐一般到基督这里来,从他那里领受一切。信心把一个自我欺骗,自我相信,自我为义的人倒空,使他看上去一无所是,使得基督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最大的信心总是伴随着最大的谦卑,把自己看作是最大的罪人,不配至少的恩惠:见太8:8- 10。

还有,得救的信心总是显明在一颗柔和的心里。

“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 (结 36:26)

一颗尚未重生的心就像石头一样刚硬,充满了骄傲和自以为是。它不为基督的受苦所感动,表现在基督的受苦不能拦阻它的自我意志和它讨自我喜悦。但是真正的基督徒是被基督的爱所感动,说道,我怎能犯罪违抗他为我而死的爱?当他被过犯所胜,他是热切地悔改,伤心地悲痛。哦我的读者,你可知道什么是在神面前内心消化,因着得罪如此的救主,令他担忧而内心破碎焦虑?啊,使一位神的儿女和中空的口头承认相信的人分别开来的不是罪的消失,而是为罪伤心。

得救信心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它“使人生发仁爱”(加 5:6)。它不是消极的,而是充满动力的。这信心是“神的功用”(西2:12),是能力的大力动因,把属灵的能力散发到灵魂的方方面面,征集它们起来事奉神。信心是生活的动因,藉此基督徒向神而活;它是行动的动因,藉此他沿着圣洁的大道奔跑天路;它是力量的动因,藉此他与肉体,世界和魔鬼相争。

“基督徒心里的信心就像投进坏的泉眼里的盐,使那糟糕的水变好,荒芜的土地硕果累累。它因此是跟着生命改变和归正之后的,相应结出果子:‘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这心里所存的善就是信心。” (约翰班扬,《基督徒的表现》)

当得救的信心在心里扎根,它就向上生长,伸展出顺服的所有枝条,结满了义果。它使那拥有它的人为神行事,因此证明它是有生命的,而不仅仅是没有生命的理论。甚至一位初生的婴孩,尽管不能像大人一样行走,工作,却能呼吸,叫喊,转动,咂嘴,因此表明他是活的。那被重生的人也是如此:有向神而发的呼吸,追从他的呼喊,向他的运动,对他的抓紧。但是婴孩不永远是婴孩,他有成长,力量的加增,活动的增加。基督徒也不是保持静止的:他是“力上加力” (诗 84:7)。

但请仔细留意,信心不仅“生发”,而且还是“生发仁爱”。在这一点上基督徒的“行为”和那些仅仅是宗教徒的人的行为是不一样的。

“天主教徒守行为,好使他配得天堂。法利赛人守行为,好让自己被人喝彩,被人看见,使他在他们当中有好印象。奴隶守行为,是免得他被鞭打,免得他被定罪。形式主义者守行为,好使他可以塞住良心的嘴,如果他什么也不做,这良心会谴责他。普通的承认相信的人守行为,因为他承认相信这么多的东西,如果什么也不做,这就是羞耻的事了。但是真信徒守行为,这是因为他爱。如果这不是唯一的动机,也是使他守行为的主要原因。如果在他里面,在他身外没有其他的动机,然而他却为神做工,为基督行事,这是因为他爱神的缘故;这就好像他骨头里的火。” (大卫克拉克森)

得救的信心总是伴随着顺服的行事为人。

“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 (约壹 2:3,4)。在这一点上不要弄错了:基督献祭的功德是无限量的,他作为祭司代求的能力是浩大的,然而它们对任何继续行走在不顺服的道路上的人没有帮助。除了那些顺服他,以他为他们的主的人以外,他不承认任何人是他的门徒。太多的口头承认相信的人认为他们拥有那算为是他们的义,以此安慰自己,却对圣灵使人成圣的工作无动于衷。他们拒绝穿上顺服的礼服,他们拒绝那为圣徒的义的白袍。由此他们显明了他们的自我意志,他们的与神为敌,和他们对他儿子的不服从。这样人可能会谈论他们愿意因信称义,因恩典而得救,但是他们在心里是叛党;他们就和不穿上他们所谴责的自我为义的衣袍一样,不穿上那婚宴的礼服。事实是,如果我们想要得到恩典的祝福,我们就必须在心里顺服恩典的规矩,而不是挑挑拣拣。”(司布真,《婚礼的礼服》)

还有一点,得救的信心是宝贵的,就像金子一样,它要经受得住试炼(彼前1:7)。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不害怕试验:他愿意,是的,他希望被神他自己来试验。他呼求,

“耶和华啊,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 (诗26:2)

因此他愿意其他的人试验他的信心,因为他不会回避圣经的检验。他经常试验自己,在事关重大的地方他一定要弄清楚。他很急迫要知道最好的,也要知道最糟的。最令他欢喜的讲道是那最察验人心,最有分辨力的讲道。他厌恶被虚妄的盼望所迷惑。他不愿意没有根据就被人奉承,落入对他属灵光景的极大自欺里面。当受到挑战,他听从使徒在林后 13:5提出的主张。

在这一点上真正的基督徒和那形式主义者有所分别。自以为是口头承认相信的人是充满了骄傲,对自己自视甚高,相当肯定他已经被基督拯救。他不屑于任何察验人的实验,认为自省是对信心的侮辱,是带着极大破坏性的。那最使他欢喜的讲道是保留在一个值得尊重的距离之外,不靠近他的良心,不察验他的内心的讲道。向他传讲基督完成的工作,所有信他之人永远的保障,这就增强了他虚假的平安,促进了他属肉体的自信。如果神真正的仆人试图使他明白他的盼望是骗局,他的信心是自以为是,他就会认为他是一个仇敌,是撒但试图在让他充满怀疑。一个杀人犯和一个受了蒙骗的人相比更有可能得救。

得救信心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它使人心胜过地上事物的一切虚空和烦扰。

“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壹 5:4)

请注意这不是基督徒努力追求的理想,而是他现在活着的现实。在这一点上圣徒是与他的头形象相符的:

“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

基督为了他的百姓胜过了世界,现在他在他们里面胜过这世界。他开了他们的眼睛,让他们看到这世界给他们最好的东西是何等的空洞,毫无价值,用属灵的事物满足他们,让他们的心脱离这个世界。世界对神真正的儿女的吸引力是很小的,以致他盼望时候将到,神要带他离开这个世界。哎呀,那些现在背上基督的名字的人当中,是如此少人对这些事情有真正经历上的认识。哎呀,如此多的人被一种不是得救信心的信心所欺骗。

“只有为基督而活的才是基督徒。许多人以为他们可以按着比这更容易的条件成为基督徒。他们以为不为他而活,只要信靠他就足够了。但是圣经教导我们。如果我们在基督的死里有份,我们也在他的生命中有份。如果我们对他为我们而死的爱有如此的认识,带领我们去相信他死的功德,我们就会被此迫使我们去把我们的生命归为圣,去事奉他。这是我们的信心是否真实的唯一证据。” (贺智论林后5:15)

读者,上面提到的事情是实实在在在你自己的经历里头的吗?如果不是,你的承认相信是多么的没有价值和邪恶!

“任何人过着一种罪恶的生活,或者没有在实际中结出普遍圣洁的果子,却假装他们有一颗良善的心,这是何等极其荒谬。人活在罪恶的道中,却奉承自己,说他们会上天堂,没有圣洁的行为,却期望后来被当作圣人接纳,他们这样行事就好像期望去愚弄审判他们的主。 使徒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他在讲人行好的行为,过圣洁的生活,因此显明他们得永生的证据),‘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加 6:7)。这就好像是在说,如果你现在不向圣灵撒种,就不要自欺,期望将来可以收永生;以为你可以蒙骗神,这是徒劳的想法。” (约拿单爱德华滋,《宗教情操真伪辨》)

基督要求他的门徒的是他们要在这个世界上尊荣他,荣耀他,向他过圣洁生活,为他忍耐受苦。没有什么比那些背负他的名的人,因着圣洁的顺服,在他们心里和生活中彰显他的爱而更尊荣基督的了。相反,再也没有什么比活着讨自己喜悦 ,效法这个世界,在他的圣名之下掩盖他们的邪恶的人更如此大大诋毁他,更侮辱他的了。基督徒是在凡事上以基督为榜样的人:那些宣称自己是基督徒,他们每天的生活表明他们毫不看重他神圣的榜样的人,这对他的诋毁是多么的大呢。这些人他闻起来就发臭,对他的真正门徒来说,他们是让人大大伤心的;他们是对他的事业在世界上进步的最大拦阻,他们要发现地狱里最热的地方为他们存留。哦,盼望他们要么离弃他们讨自我喜悦的道路,要么不再称呼那高于所有名之上的名。

如果主喜悦使用这篇文章击碎一些受了蒙骗的人的虚假的安全感 ,如果他们真心问,我这样才可以得到真正的,使人得救的信心,我们要回答,使用神已经列明的手段。信心是他的恩赐,他用他自己的方法赐下信心;如果我们切慕要得到它,我们就要使自己处在他要传递这信心的途径当中。信心是神的工作,但他不是直接工作,而是通过他所指定的手段的渠道。所指定的手段本身不能影响信心,它们的效力不过就好像是那为主因的他的手中的工具。来管他没有把自己束缚在这些手段上,然而他却把我们局限在它们当中。尽管他是自由的,然而这些手段对我们来说却是必须的。

第一个手段是祷告。

“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 (结 36:26)

这是一个满有恩典的应许,但他用什么方法来成就这个应许,以及类似的应许?请听,

“主耶和华如此说,他们必为这事向我求问,我要给他们成就” (结36:37)

热切向神呼求一个新心,求他使人重生的灵,求拯救人的信心的恩赐。祷告是所有人的责任,尽管一个不信的人在祷告中犯罪 (就像在其他所有事情上一样),然而他祷告,这却不为罪。

第二个手段是所记录下来的神的话语,人听到的(约17:20,林前 3:5),或读到的(提后 3:15)。大卫说,

“我永不忘记你的训词,因你用这训词将我救活了。”" (诗 119:93)

圣经是神的话语,他通过圣经说话。那么就请读圣经:求他向你的心讲生命,能力,解救和平安的话。愿主垂顾加增他的祝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