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对"得救信心" 的研究 作者 平克(Arthur W. Pink)

第2部分

第3章 得救信心的艰难


我们的一些读者听说得救信心的艰难可能会感到吃惊。今天几乎处处我们都被教导说,甚至那些自封为正统和“基要派”的人也教导说,得救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只要一个人相信约翰福音3:16,“以它为安心依靠”,或者“接受基督作他个人的救主”,这就是所需要的全部事情。人常常说没有什么剩下要罪人去做的事情了,只需要把他的信心指向正确的目标:就好像一个人相信他的银行,一位妻子相信她的丈夫一样,让罪人行使同样的相信,信靠基督就可以。这个观点是如此广为人接受,如果现在有任何人谴责它,这就会招来是异端的烙印。然而本作者在此要毫不犹豫地对此加以谴责,它是魔鬼最侮辱神的谎言。一种自然的信心对信靠一种是人的对象来说是足够的,但要使人得救地信靠那是神的对象,这就需要一种超自然的信心。

我们观察当今“传福音的人”和“个人工作者”所采用的方法,就会惊奇圣灵在他们的想法中会有什么样的地位:肯定的是他们对他所行使的感动人心,去真正信靠主耶稣的恩典的神迹是抱着一种最贬低的看法的。哎呀,在这堕落的时代,很少有人会认识到得救的信心是一种神迹般的事情。相反,现在人几乎是普遍认为得救的信心只不过是人意志的一种作为,是任何人有能力做出来的:所需要的一切就是把几节描述他失丧光景的经文,一两句包含着“相信”这个词的经文给罪人看,然后稍微劝说他去“接受基督”,事情就完了。可怕的是非常,非常少的人看到这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 人看不见这个事实,就是如此的程序只是魔鬼的迷魂药,要欺骗千千万万的人进入一种虚假的平安。

就这样许多人被争辩着相信他们是得救的。事实上他们的“信心”只是出于一种表面的逻辑过程。一些“个人工作者”向那丝毫不关心神的荣耀,不意识到他是可怕地与神为敌的人说话,很焦急要“为基督赢得又一个灵魂”,他拿出新约圣经,给他看提摩太前书1:15,这工人说,你是一个罪人,那个人同意,他就马上被告知这节经文是把你包括在内的。然后读约翰福音3:16,问这个问题,“一切”这个词包括什么?一直重复这个问题,直到那可怜的牺牲品回答说,“你,我,每一个人。”然后他被问,你相信这点吗?相信神爱你,基督已经为你死了吗?如果回答是“是的”,他就立刻得到明确保证,说他现在是得救了。啊,我的读者,如果你就是这样“得救”的,那么这是用了人“智慧委婉的言语”,你的“信心”只是在乎于“人的智慧”(林前 2:4,5),而并非是在乎神的大能!

极多的人看来是认为,要一个罪人洁净自己的心(雅4:8),这就像他洗手一样,是很容易的事;要接受察验人,击杀肉体的神真理的光照进入人心,就像拉起百叶窗让晨光进入他的房间一样;离弃偶像归向神,离开世界归向基督,就好像转动船舵让船掉头一样。哦我的读者,在这至关重要的事上不要被蒙骗了。要治死肉体的情欲,向世界钉死,胜过魔鬼,每天向罪死,向义活,心里柔和谦卑,信靠顺服,敬虔忍耐,忠心不加妥协,爱心温柔,一句话,要成为一个基督徒,像基督那样,这是一项远远超乎堕落人性的可怜能力以外的艰难任务。

因为有一代人兴起,他们不知道得救信心的真实本质,就以为这是一件如此简单的事情。这是因为非常少的人有任何对神伟大救恩的合乎圣经的认识,以致上面讲到的幻象是如此广为人接受。这是因为如此少的人意识到他们需要被拯救脱离什么,结果当前流行的 “福音” (?) 是如此被人快快接受。一旦看到得救的信心所包含的远不止相信“基督为我死了”;它还包括,要求我的心和生活完全降服在他的管治之下,那么认为他们拥有这信心的人就会变少了。一旦看到神的拯救不仅是法律上的,而且还是经历上的,它不仅使人称义,还使人重生,使人成圣,那么认为在这信心当中有份的人就会变少了。一旦看到基督到世界上来不仅是救他的百姓脱离地狱,而且还是脱离罪,脱离自我的意志和讨自我喜悦,那么渴慕他的拯救的人就会变少了。

主耶稣没有教导说得救的信心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远非如此。他不是宣告拯救灵魂是一件易事,许多人可以参与其中,他而是说: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太 7:14)

那通向天堂唯一的道路是艰难的,要付出许多劳苦:

“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 14:22)

进入这道路中,这要求人尽最大的努力

“你们要努力进窄门” (路13:24)

那位年轻的官忧愁地离开基督后,主转向他的门徒,说道,

“倚靠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 哪!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 (可10:24,25)

像这一段的经文,在“圣经学院”教导那些希望去传福音,做个人工作的人的神学(如果这也可以被称为“神学”的话)里会占据什么样的地位呢?根本没有地位。根据他们的观点,一个百万富翁和一个穷人一样,要得救是很容易的,因为这两者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安歇在基督已经成就的工作上”。但那些在财富中荡漾的人并不思想神:

“这些民照我所赐的食物得了饱足,既得饱足,心就高傲,忘记了我” (何13:6)!

当门徒听到基督的这些话,“就分外希奇,对他说,这样谁能得救呢?”如果我们这些现代人听到这话,他们很快就会克服他们的恐惧,安慰他们说任何人,每一个人,只要相信主耶稣就可以得救。但基督不是这样安慰他们的,相反,他马上加上一句,“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可10:27)。靠着自己,那堕落的罪人绝不能按着福音要求悔改,就像他不能创造出一个世界一样。“在人是不能”,这就排除了所有对人意志能力的诉求。除了恩典的神迹,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导致任何罪人的得救。

为什么自然人行使得救的信心“是不能”的?让我们从这年轻的官身上找出答案。他忧愁地离开基督,“因为他的产业很多”(可10:22)。他自己沉浸其中。它们是他的偶像。他的心被绑在地上的事上。基督的要求太严厉了:离开所有的来跟从他,这是血肉之躯所不能忍受的 。读者,你的偶像是什么?主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那是什么?顺服基督必然的要求,心向神降服。当人心充满了地上的渣滓,就没有地方领受天上的印记了。当人满足于肉体上的富足,他就不会渴慕灵里的富足。

在基督所说的“大筵席”的比喻里,这让人伤心的真理又再次被带了出来。神恩典的筵席铺开了,通过福音一个普遍的呼召向人发出,要他们来领受。有什么样的回应?就是这个:

“众人一口同音的推辞” (路14:18)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因为他们对其他的事情更感兴趣。他们的心在田地(18节),牛(19节),家庭的舒适(20节)上。人愿意按照他们自己的条件来“接受基督”,但不愿按他的条件。他的条件是什么?在同一章这显明了:在我们的感情上让他居至高的地位(26节),把自我钉十字架(第27节),离弃各样的偶像(第33节)。所以他问,

“你们哪一个要盖一座楼(比喻艰难的任务,把感情放在上面的事上)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 (路14:28)

“你们要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 (约5:44)

这些话是不是表明了得救的信心好像如此多的人认为的那样,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荣耀”这个词在这里的意思是认可或称赞。那些犹太人以彼此赢得,持有人的好评为他们的主要目标,却对神的认可漠不关心,他们要到基督这里来是不可能的。现在也是如此:(渴慕,定意要)“与世俗为友,就是与神为敌” (雅 4:4)。 要真正到基督这里来,相信他以致得救,这包括了我们转身不看世界,抽身脱离我们那些不敬虔(或者敬虔)的同胞的看重,让我们认同受人蔑视,遭人拒绝的那一位,与他在一起。这包括了背负他的轭,从此为了他的荣耀而活。这并非一件易事。

“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就是人子要赐给你们的。”(约 6:27)

这言语是不是意味着要得到永生,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是的,远非如此。它意味着人必须绝对热心,在为得到这永生的追求中让其他的利益服从,预备付出极大的努力,克服极大的困难。那么这句经文是在教导靠行为,靠自己的努力得救吗?不是,但也是。在我们所做的有任何可以配得救恩的意义上说,不是,— 永生是一种“恩赐”。但在全心追求得救,勤奋使用恩典要求于我们,所定好的手段的意义上,是的。圣经里没有一个地方是给懒惰的人应许的。比较来4:11。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约6:44)

很清楚这话证明了,人可以选择他喜欢的任何时候得救,这是在他意志的能力范围之内的这个理论是虚假的。这节经文完全与那讨肉体喜欢,荣耀人的观点,就是任何人可以在他决定的那一刻接受基督作为他的救主相对立。除非父“吸引”他,天然人就不能到基督这里来,原因在于他是罪的奴仆(约8:34),服事各样私欲 (多3:3),被魔鬼掳去了(提后2:26);必须要有大有能力的作为挣开他的锁链,打开监狱的大门(路 4:18),然后他才能到基督这里来。有哪一个爱黑暗,恨恶光明的人能掉反这个顺序呢?没有,就像没有一个脚生病,或手中了毒的人可以靠意志的努力治愈这病一样。古实人能改变皮肤吗?豹能改变斑点吗?就像那些习惯行恶的人要做好事一样,这是不能的(耶13:23)。

“若是义人仅仅得救,那不虔敬和犯罪的人,将有何地可站呢?” (彼 4:18)

马太亨利说过,

“人要尽其所能来得到他们灵魂的拯救;有如此多的苦难,试探和困难要克服;如果多的罪要被治死;门如此地窄,路如此地小,义人要尽其所能得到拯救。让得拯救的绝对必要性和它的困难平衡起来。一开始看你的困难是最大的;神赐下他的恩典和帮助;争战不会持续很久。但要至死忠心,神就要给你生命的冠冕:启2:10。”

约翰理莱也这样说,

“神差派他的儿子,子差派圣灵,神做完这一切后,拯救义人的工作是带着艰难,极大的艰难进到完全。进入神的国度要经历许多的磨难— 经历外面的争战和里面的恐惧 — 经历世界的引诱,和它的责难 — 经历肉体完全的软弱和不断的失败,以及撒但许多的火箭。”

下面是得救的信心要生出是如此艰难的原因。

1. 按照本性,人对得救信心的实质是完全无知的,因此很容易被撒但看似有理的代替品所欺骗。就算他们按着圣经知道了,他们不是像那位年轻的官知道作门徒的条件后,忧忧愁愁地背向基督离开,就是虚伪口头承认他们所没有的东西。

2. 自爱的力量在里面占了上风,对未得重生的人来说舍己的要求太高。

3. 爱世界,爱朋友的称赞,拦阻了完全降服于基督。

4. 神要求人尽心爱他,我们应当“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彼前1:15) ,这让属肉体的人感到厌恶。

5. 背负基督所受的责难,被宗教界所恨恶(约15:18),为义受逼迫,这样的事情是那仅仅是血肉之躯的人要退缩离开的。

6. 我们自己在神面前谦卑,悔罪承认我们所有的自我意志。这是未得破碎的心所反对的事情。

7. 为信心打美好的仗 (提前6:12),胜过魔鬼 (约壹2:13),对于那些热爱自己的安逸的人来说是太艰难了。

极多的人希望得到拯救脱离地狱 (这是自我保护的本能反应),他们却很不愿意被拯救脱离罪恶。是的,成千上万的人受了蒙骗,以为他们已经是“接受基督作他们的救主”,他们的生活清楚表明他们拒绝他,不让他作他们的主。一个罪人要得到神的赦罪,他就必须“离弃他的道路”(赛55:7)。 除非人离弃偶像,否则没有人可以归向神 (帖前1:9)。所以主耶稣坚持,

“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33)

可怕的是今天许多的传道人,在尊荣神的恩典的幌子下,把基督表明是来服事罪的,是一个籍着他赎罪的牺牲,为人得回了免死金牌,让他们继续满足他们肉体和世界的私欲的那一位。今天几乎在每一个地方,只要一个人相信童贞女生子,基督赎罪的死,宣告唯独依靠他得拯救,他就可以过关,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尽管他每天的生活可能和那些讲道德,不承认的世人根本无异。魔鬼正是用这个欺骗方法麻醉千千万万的人进地狱。主耶稣问,

“你们为什么称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遵我的话行呢?” (路 6:46);

他坚持说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太7:21)

在我们大多数人面前最艰难的任务不是学习,而是把学到的忘记。许多神自己的儿女已经如此沉醉于撒但加了糖的毒药,以致要把它清出他们的体外这绝非易事;当这还留在他们里面,这就使他们的认识麻木了。这情况变得如此严重,以致他们中有人第一次看到像这样的文章,很容易就会马上使他们想到这是对基督已经成就的工作的公然攻击,仿佛我们在这里教导羔羊赎罪的牺牲需要被从人来的某样东西补充一般。不是这样的。除了以玛内利的功德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任何罪人权利站在全然圣洁的神面前。但我们现在据理力争的是,神什么时候把基督的义算为是给任何的罪人的?肯定不是他还是与他为敌的时候。

而且,除非我们正确定义这工作所定意要成就的,否则我们就不是把荣耀归回给基督的作为了。荣耀的主不是到这里来,死了,为了取得对我们的罪的赦免,带我们上天堂,同时我们的心像从前一样紧紧抓住这个世界。不,他到这里来预备通往天上的道路 (约10:4; 14:4;来10:20-22;彼前 2:21),呼召人进入这道路,用他的命令和应许,他的榜样和灵,他可以造作,改变他们的心进入那荣耀的光景,使他们愿意为此抛弃万有。他活着,并且死了,好使他的灵可以来,使死的罪人复活进入新的生命,使他们在他自己里面成为新造的人,使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像那些不属它的人一样作客旅,好像那些心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一样。基督不是到这里来,使内心的改变,悔改,相信,个人的圣洁,超越一切地爱神,无保留地服从他成为不必要的,或者没有这些也可能得救。如果有任何人以为他是这样,那是多么奇怪!

啊,我的读者,我们每一个人诚实面对这个问题,以此察验我们的心,这是应当的,我们要问,这真是我所盼望的吗?正如班扬在他所著的《耶路撒冷罪人得救》中所问的那样,“你的愿望是什么?你要得救吗?你也要得救脱离罪,脱离污秽吗?你要作你救主的仆人吗?你真的厌倦了服事你的旧主人,魔鬼,罪和世界吗?这样愿望使你的心逃走吗?你是飞奔扑向那救人脱离将来忿怒的救主,为要得生命吗?如果这些是你的愿望,如果它们是无伪的,你就不必害怕。”

"许多人以为我们传讲拯救的时候,我们是说救人下地狱的拯救。我们确实有这个意思,但我们讲的是多得多的:我们传讲救人离开罪的拯救;我们说基督能够救一个人;我们的意思是说他能救他离开罪,使他成为圣洁,使他成为一个新人。一个人好像从前那样继续住在罪中,他就没有权说,‘我得救了’。当你还活在罪中,你怎么可以被救离开罪?一个快要淹死的人,当他还在水里下沉的时候,是不能说他被救离开水了;一个受了霜冻的人,只要他还被冬天的狂风吹得冻僵,就不能真的说他被救脱离了寒冷。人啊,不是的,基督不是来救你,让你留在罪中,而是来救你脱离你的罪。不是让这病不能把你杀死,让它依然存留,而是把它从你那里挪开,把你从它那里挪开。基督耶稣来,是为了医治我们脱离罪的缠绕,用他的手摸我们,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司布真论太9:12)

那些不盼望内心圣洁,有义的生命的人,以为他们盼望被基督所救,他们只是在自己骗自己。很清楚的事实是,今天许多人所要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使他们的良心落在一个舒服的位置,好使他们可以很舒服地继续走在讨自己喜悦的道路上,可以容许他们继续走他们这世界的道路,不必害怕直到永远的惩罚。全世界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那邪恶的本性使得众人相信给天主教神父几块钱,就可以为他们过往的罪买到赦免,为将来的罪买到“赎罪”,这同样的本性驱使其他众人贪婪地快快接受这谎言,就是心不破碎,不悔改,仅仅只是凭意志的动作,他们就可以“相信基督”,因此不仅获得神赦免过去的罪,还可以得到“直到永远的安全”,不管他们将来做什么还是不做什么。

哦我的读者,不要上当了;除了“在基督耶稣里”的人(罗8:1)以外,神不会不定其他人的罪,还有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不是应该要过),都变成新的了。” (林后 5:17)

得救的信心使得一个罪人带着真正的心灵饥渴到基督这里来,使他可以喝那活水,就是他那使人成圣的灵 (约7:38, 39)。要爱我们的仇敌,祝福那些咒诅我们的人,为那些藐视指使我们的人祷告,这远非易事;然而这只是基督给那些要做他的门徒的人的任务的一部分而已。他如此行了,他留给我们一个榜样,好让我们跟从他的脚踪。他的“拯救”,在现今的应用上,包含了向我们的心启示,我们绝对要达到他至高圣洁的标准,意识到我们自己全然无力这样做;在我们里面生出一种强烈的饥渴,追求这样的个人圣洁,带着谦卑和信靠的恳求,每天转向他求所需要的恩典和力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