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对"得救信心" 的研究 作者 平克(Arthur W. Pink)

第4部分 得救的确据

第12章 确据的实质


让我们首先问这个问题,我们在讲什么的确据?是确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神无误的话语吗?不,这不是我们要讨论的题目,确信得救唯独本乎恩典吗?不,这也不是我们直接要讲的主题。而是确信我不再是属血气的,而是在恩典中,而这不仅仅是猜测性的确信,而是建基在肯定的证据上的。这是得到认可为真实的看见,不仅在关于神话语的伟大真理方面我的心思被光照,而且在我灵魂中一种超自然的工作已经得以做成,这工作使我在基督耶稣里已经成为一个新造的人。 合乎圣经的得救确据就是圣灵通过圣经加在我心里的认识,就是我的“信心”不是一种属血气的信心,而是“神选民的信心”(多 1:1),我对基督的爱是真诚,而不是虚构的,我每日的行事为人是按照一个重生之人的样式。

圣徒的确据,正如韦斯敏斯德会议神学家们所言,是要“依靠那加力量,让他们分辨自己里头的承受生命应许的恩典的圣灵”的。让我们尝试进一步阐述这一句话。在马太福音第5章一开始的地方,我们看到主耶稣称某一种人是有福的,他们不是被称作“信徒”或“圣徒”,而是用他们的品格来被主描述,只有我们把自己和主耶稣在那里所举的描述相对比,我们才能够分辨这样的事。

首先,他说,“虚心的人有福了”。“虚心,灵里贫穷”,就是认识到在我里面,就是在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 (罗7:18)。就是认识到我完全没有任何东西,什么也没有,是可以举荐我,让神恩待我的,就是认识到我在灵里是破产的,就是认识到,就在现在(不是几年前当我首先苏醒过来的时候),我是没有力量,没有智慧,我是一个无助的人,完全依靠神的恩典和怜悯。“虚心,灵里贫穷”,这是和老底嘉式的想法完全相反的,那种想法是自我恭维,自我满足,以为我是“富足,一样都不缺”。

“哀恸的人有福了”,在道理上相信我在灵里是一个贫穷潦倒的穷人是一回事,在我心里深切认识到这点,这又是另外一回事。当后者存在,就有心里深深的发动,这要引发悲苦的呼喊,“消灭了,我消灭了,我有祸了” (赛24:16)。对在恩典中如此少的长进,结出如此少的果子去荣耀神,他对我如此大的厚爱,我却如此恶意回报,对这些有一种深深的痛苦焦虑。这伴随着一种越来越深入的发现,看到那仍在我里面的败坏是何等之深。人心发现要行善的时候,罪恶却伴随着他 (罗 7:21)。因着不信,骄傲的膨胀,对神兴起的反抗,人心忧伤。人心里面没有平安,反而有的是争战;有福的人不是实现他圣洁的理想,而是每天受到挫败;这要一直等到那受伤的心呼喊出来,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罗 7:24)

“温柔的人有福了。”温柔就是顺服,这是自我意志的对立面。温柔是内心柔顺,消化,这使得我顺服神的旨意,对此有所回应。亲爱的读者,请留意这关于“有福”的头三样说明并不是外在的行为,而是内在的恩典;不是炫耀的作为,而是人心的光景。也请留意,拥有这些特征的人,绝非是这个世界所喜欢,广受欢迎之人。那觉得自己是灵里贫穷的人,绝不会受到富有的老底嘉人的欢迎。那每天为他的缺乏,不结果子,他的罪性伤痛的人,是不会被自以为义之人所结交。那真正温柔的人,不会被自我决断的人所喜爱。不,他会被法利赛人责备,被那些夸口自己“脱离了罗马书第7章,活在罗马书第8章里”的人所轻看。这些可爱的恩典,在神眼中极为宝贵,是被当今骄傲的口称相信的人所蔑视的。

我们现在不深入看救主在他宝贵的登山宝训中所列举的其他“有福”的话语,而是一眼看过这些地方。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人若因我辱骂你们......你们就有福了" (太 5:10, 11)。

请留意,这并非是因为做错事,或者故意冒犯人而招人反对。那些脾气暴躁,自私,自大,口说恶事,残忍的人,使人们与他们作对的时候,是没有权利藏身在这祝福之下。不,这里讲的是和基督一样的品格和言行受人攻击,实际的敬虔定了空谈的宗教徒属世之道的罪时所引发的敌意,那谦卑,但有生命的敬虔不能被缺乏这些事情的人所容忍。基督说,属灵的人有福了,他们是属肉体的人所恨恶的;温柔的羊有福了,他们是被犬类所攻击的。

亲爱的读者,请寻求恩典,诚实地用这些标准来衡量自己。这些属天的恩典是装饰着你的内心吗?神的儿子所宣告的“有福”的记号是印在你的品格之上吗?你是真正“灵里贫穷”吗?我们说的是“真正”的:因为我们很容易借用一些话来称呼自己,当别人用这些话来称呼你,如果你觉得受了冒犯,这就表明你是口不对心。你因为与基督形象相符得不够,你信心软弱,你的爱冷淡而“哀恸”吗 ?你“温柔”吗?你的意志被击破,你的心向神顺服吗?你饥渴慕义吗?你使用恩典的手段,你查考圣经,你祷告来证明这些吗?你“怜悯人”吗?还是好批判,严厉?你“清心”吗?当不纯洁的意念攻击的时候感到伤痛吗?如果不是,你就没有权利认为你是“有福”的;相反你是落在一位圣洁,恨恶罪的神的咒诅之下。

并不是说这里灵里的恩典在你里面已经完全;不,在今生它们永远不会完全。但到底它们是不是真的存在?不是说你完全倒空自己,而是你真心愿意,切切祈求要成为这样的人。不是说你应当为内住的罪和它的活动完全深深地“哀恸”,但你到底有没有感受到你自己内心有“灾”(王上8:38)呢。不是说你已经得到你所求的一切的温柔,但有没有无误的证据,它的根已经实在扎在你的心里?存在着生长:“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但没有东西就不会有生长。恩典的“种子”(彼前1:23)已经种在你心里面了吗?我们每一个人都被呼召来确定这点— 不是自己以为,不是想当然,而是要“坚定不移”(彼后1:10)。我们应当忠心察验我们的心,看看里面有没有这些灵里的恩典,是神的应许所对应发出的。

尽管福音的确据是和属肉体的自以为是,以及不信的怀疑相对立的,但它决非是和彻底的自我反省相对立。但是,哎呀,许多人受到因正统而德高望重的人的教导,说基督徒察看内心,如果不是彻底错误,也是伤害极大的。和所有地方一样,这里也需要有真理的平衡。当然,一个人可能过分专注自己里面,但是一个基督徒从来不省察他自己的心,试验他的信心,审查他的动机,确保他里面有“惹事的根”(伯19:28),这是和许多明明白白的圣经教训相矛盾的。重生是神在我们里面做成的工作(腓1:6),因为永恒的归宿是取决于同样这一件事,每一个认真的人花最大的力气去弄清楚,这恩典的神迹是否已经在他里面作成,这是应当的。当保罗怀疑加拉太人的光景时,他说,

"我小子啊,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 (加 4:19)。

同样他对歌罗西人写道,“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 (西1:27)。

"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 (约3:20, 21)。

这是未重生之人和已经重生的人,不信的人和相信的人之间其中一个重大分别。不信远非不只是判断上的错误,或者一个诚实的人可能产生的推测上的错误;它是源于心里对神的敌意。属血气的人由得自己,是恨恶神察验的光(第19节),害怕它会令良心不安,暴露出他自以为是的信心的谬误,击碎他虚假的平安。但是那被神赐予“诚实善良的心”的人正好相反,他行事真诚,分辨良心,渴望毫无保留地明白神完全的心意,欢迎这光。

真正的基督徒相信圣经所讲关于属肉体的人心的事,就是它“比万物都诡诈” (耶17:9),他相信这个严肃事实的最确定的证据就是他非常关心,免得“心中昏迷,使他偏邪” (赛44:20),使得他相信他自己的心一切都好,而实际上他“正在苦胆之中,被罪恶捆绑”。 他相信神的话语所论到撒但,这位最大的欺骗者的话,并且发抖,害怕魔鬼用一种虚假的平安把他欺骗。这种可能性使得他大大运用他的内心,像古时候的大卫(和任何其他真正的圣徒),他“心里思想”(诗4:4),“心里也仔细省察 ” (诗77:6)。他转向圣经的光照,很焦急要用同样的光照审查他的品格和举止,希望他的行为得到显明,看看它们是出于自爱还是对神真正的爱。

我们在这里不是试图建立对自己的信心,而是希望促进一种对神的真信心。弄清楚我爱神,这是一回事,在这种爱中找到满足,这又是另外一回事。圣经所要求的自我省察(例如林前11:28)并不是为了在我里面找到什么,使我更为神所悦纳,也不是我在他面前称义的根椐;圣经的这个要求目的是为了发现基督是否在我里面成形。我们需要防备两种极端:不恰当地全神贯注圣灵在里面的工作,以致把内心和基督为他百姓做成的工作分开;另外一种是单方面强调基督算为是我们的义,以致圣灵加给人的义被忽略,被轻视。三一真神的第三位,在一个人的心里住下,却不在他里面做成根本的改变,这是不可能的;这是我需要确实弄清楚的。圣灵在人心里的工作,这是人得救唯一无误的证据。

完全真实的是,当我看自己里面,努力忠心在圣经的光照下省察我的心,我在其中发现的不单单只是圣灵的工作。不是的,确实还有极多的败坏存留着。真正的基督徒会找到两种本性,在他里面动工的两种相对立的原则的清楚凭据。这不仅在罗马书第7章,加5:17中讲得很清楚,而且令人惊奇的是,在雅歌中也有讲到:

"你们为何要观看书拉密女,像观看玛哈念跳舞的呢(英文钦定版作你们在书拉密女身上看到什么?好像有两支军队在一起" (歌 6:13)

在她当前的境况中,佳偶说道,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如同基达的帐棚,好像所罗门的幔子" (歌1:5)。

还有,“我身睡卧,我心却醒I” (歌5:2)—  对属血气的人来说这些话真是奇怪,但对属灵的人来说是相当可以理解的。因此得以更新的人如此经常发现可9:24的祷告是多么切合他的光景:“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

这是因为真正的基督徒在他里面看到太多冲突的事情,这使他难以确定他实际的光景,所以他呼喊,

"耶和华啊,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 (诗 26:2)。

那些充满着属肉体的确信,肉体的相信,虚妄的自以为是的人,并不觉得需要求耶和华“试验”他们。撒但已经如此完全欺骗了他们,以致他们以为这样做就是不信的作为。可怜的人啊,他们“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他们“以暗为光,以光为暗” (赛5:20)。重生其中最确定的一个标志就是内心经常呼吁

“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 (诗 139:23, 24)。

也许我们的一些读者还会说,“我还是看不到要分清楚一个人是失丧还是得救有这么难;我是安歇在约翰福音5:24之上,这对我就足够了。”但是亲爱的朋友,请容我们指出,约翰福音5:24 不是神给单个的门徒的应许,而是一个真理的宣告,是他当着混杂的一群人面前宣告出来的。如果人反对,回答说,“我相信这节经文确实包含着一个应许,我要牢牢抓住这个应许,”那么我们要带着爱心问,你肯定这应许是属于你的吗?我们很高兴承认,约5:24包含着一个宝贵的应许,但它是给谁的?让我们认真看看:“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这个应许是给一种绝对确定的人的,就是“那听我话者”。亲爱的读者,真的可以说你是那“听”他的话的那人吗?你肯定吗?不要被字句的表面误导了。这里所讲的不是用外在的耳朵去听,而是心里的回应。主耶稣在这地上寄居的日子,有许多人,主耶稣说他们是“(用外在的耳朵)听也(用心)听不见”的人(太13:13)。现在仍是如此。在灵里“听”,要以致得救地去“听”,就要听进去(太18:15),遵守(太17:5; 约10:27; 来 3:7)。啊,你顺服吗?你努力查考圣经,为的是寻找他的命令吗?这不是为了满足无聊的好奇心,而是希望把它们行出来吗?你热爱他的诫命吗?你真的遵守吗?不是一次两次,而是经常,成为你生命的主旋律吗?因为这听是留心听进去,而不是仅仅“听见”。

是不是有人会反对说:“这是离开了基督的简单,你把我们从他的话语引开,试图让我们专注在自己身上。”那好,圣经岂不是说,“你要谨慎自己” (提前4:16)吗?也许人会回答,“我们专注在罪恶的自我身上,这是不可能有任何的确据的,我宁愿常在圣经记载的话语里面。”对此我们根本不会反对:我们在这里强调的是,绝对必需弄清楚你所引用,或者安歇在其上的神话语的那些部分,是恰当,完全属于你的。读者可能让我去看

"当信主耶稣,你必得救" (徒 16:31)

并问,这还不够清楚吗?但是亲爱的朋友,你是否注意到使徒是向谁说这话的,以及当时的情景?

使徒说,当信主耶稣基督,你就必得救,这句话既不是向一群各等混杂的人群,也不是向一个不关心,不在乎的人说的。相反,它是向一个觉醒过来,深深被激动,懊悔的人说的,他伏在尘土中,带着最深的焦虑呼求,“我当怎样行才能得救”,然而,你是怎样使用徒16:31的?你回答说,“就是这样:这句话带着属神的简单,我相信基督,所以我得救;神这样说,魔鬼不能使我动摇。”可能他根本不着急要这样做;你保留着一种属肉体的信心,他可能非常满意。但是亲爱的朋友,请留意,使徒对这位受到打击的狱卒说的不是“信耶稣”或“信基督”,而是“信主耶稣基督。”

以致得救的“信”是什么意思?我们已经努力在最近关于“得救信心”的文章里详细回答这个问题,但现在让我们给一个简短的回答。约1:12 讲得很清楚,“相信”就是“接待”,就是接待“主基督耶稣”(西2:6)。除非基督被当作主来受到欢迎,否则他就不是任何人的救主。直接的上下文讲得很清楚,我们应当怎样具体看待基督:“他到自己的地方来”(约1:11);他是拥有对他们的权利的主人,因为他是他们的主。但是“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是的,他们宣称,“我们不愿意这个人作我们的王”(路19:14)。啊,亲爱的朋友,这是察验人心的。你已经接待了“主耶稣基督”了吗?我们不是问,“你安歇在他成就的工作上”吗,而是“你是否向他的权杖低头,在实际上承认他的权柄?你有没有弃绝你自己罪恶的主权?如果没有,你肯定还是没有“信主耶稣基督”,所以徒16:3的应许不是属于你的。

"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 (罗 8:9)。

这和徒16:31一样,是神话语的一部分。为什么我们没有听到人经常引用这句话!人怎么可以知道他有基督的灵住在他里面?只能通过发现他里面有没有基督使人重生,使人成圣的恩典的各样果子。基督徒的这些“果子”或“善行”绝不是有任何程度的功德,不是的,而是属于神,是神儿子身份的证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