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对"得救信心" 的研究 作者 平克(Arthur W. Pink)

第4部分 得救的确据

第11章 介绍

作为介绍,为了让读者明白我们现在来看当前主题的特别观察角度,我们需要指出,基督教界内变化的情况要求对神真理不同的方面要有一种总是在变化的着重强调点。在不同的时期神真正的仆人不得不面对非常不同的情况,遇上特点不同的谬误。这就要求对许多情景的紧急情况相应作出攻守。适合一场争战的武器在另外一场战斗中可能变得相当无用,人不断需要从圣经的武器库中提取新的武器。

在那场人称之为“黑暗时代”(尽管自始自终神没有不给自己留下清晰的见证)行将结束的时候,当主使得一阵大光突然照在基督教界的时候,改教家们面对的是罗马天主教历史悠久的谬误,其中一点是它坚持一个人除非到了临终的时候,是不能明确知道自己是得救的。这使得马丁路德和他同时代的人宣讲一种正面的信息,努力去激励对神的信心,抓住他明确的应许。然而我们要承认有时候他们的热情过了头,带领他们进入一种不能成功用圣经来支持的立场。许多改教家们坚持说确据是得救信心本身关键的一部分,除非一个人知道他是“在爱子中蒙悦纳”的,否则他还是在罪中。就这样,因着反对罗马天主教,抗罗宗的钟摆过分摆到了其对立面上。

因着神极大的怜悯,在清教徒时代真理的平衡得到恢复。马丁路德和他的同人如此极力强调的主要教义是唯独因信称义,但是在十六世纪末和十七世纪初,诸如波金斯,格塔克,卢洛克等等的人是大大强调靠着圣灵成圣的对应真理。 在接下来的五十年间,地上教会蒙神祝福,得到许多“最能讲解圣经”的人,深深为他所教导,被他赋予能力去保持一种非常全面的事奉。这样的人有古德文,欧文,查纳克,府来,薛伯斯等等,他们尽管生活在动乱的年代,受到极大的逼迫,但却更有帮助性地教导神的话语(在我们看来是如此),比从使徒时代到目前的所有人更为神所使用。

清教徒的事奉极其察验人心。他们一面用毫不含糊的用语来尊荣神无条件的恩典,一面清楚教导唯有基督对神公义的满足能使人有资格上天堂,一面特意唾弃任何人为的功德,却仍然坚持圣灵在信徒心里和生活中超自然,改变一切的工作,对于预备一个人上天堂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口头承认相信的人受到严格的试验,他们首先要求看到信心的结果和果子,然后才承认它的存在。他们常常坚持自我反省,列出全面的细节,好使人能确知他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人”。他们不断催促基督徒去使“他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尽管情况远非尽善尽美,然而我们很有理由可以得出结论,在这一段时期,有更多的受骗的人脱离了蒙骗,更多的假冒为善之人被揭露,超过了从公元一世纪以来任何其他时期。

十八世纪开始了令人悲伤的衰退和偏离真道。世界的繁荣带来了灵里的恶化。随着清教徒领袖全部去世,再也没有一人被兴起去填补他们的位置。阿民念主义快速传播,接着的是自然神论(唯一神论) 和其他致命的错误。属世的气氛笼罩了教会,在教会以外,无法和恶事盛行。福音的号角几乎沉默了下来,神百姓的余民缩减成为不起眼的,无助的一小群。但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神的光再一次在黑暗中强烈照耀:怀腓特,罗美(Romaine),吉尔,哈维和其他的人被神兴起,来振兴他的众圣徒,使许多的罪人归正相信基督。他们传道和教导的主要强调点是在永约上显明出来的神主权的恩典,基督的代赎对所有这代赎向其而作之人的确定有效,以及在重生中圣灵的工作。

在十八世纪后半期神所赐下的复兴中,基督教信仰的伟大真理占据了最显要的位置。为了在接下来的两三代人中保守真理的平衡,神的仆人很有必要去强调事情经历性的方面。理智上的正统并不能使任何人有资格上天堂:一定要有道德上,灵里的改变,在人心里作成的恩典的神迹,这神迹是从重生开始,由成圣继续下去的。在那一段时期教义性的解经越来越隐退到后面,把神的话语实际应用到内心和生活中,这成为正统圈子内的特征。这要求严肃的自省,在很多情况下这导致了怀疑和沮丧。哪里传道人和教师没有保守真理客观性和主观性这两方面的恰当平衡,哪里后者占了上风,在哪里就出现了一种神秘主义,或者人就缺乏了得救的确据。

在上个世纪的后半其,任信基督徒的众多团体落在了绝望泥沼的边缘,在许多圈子里,得救的确据被看作是一种狂热想法,或者属肉体的自以为是。成千上万的可怜人因着不恰当的想法,在关于基督徒“两种本性”方面所得的教导不当,把怀疑和恐惧,叹息和呻吟看作是重生光景最大的证据;但那些混杂着世界和肉体的私欲的人,害怕去确立自己是神的儿女。为了解决这种问题,许多装备不良的传福音的人和教师寻求把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基督和他“成就的工作”上,把他们听众的信心建立在仅仅是神的话语上。尽管一件恶事得到了纠正,但人却犯了另外一种错误:尽管圣经的字句得到尊荣,圣灵的工作却不知不觉地遭到了贬损。人们以为找到了一种解决办法,可以适用在所有的情况下,这就导致了一种表面功夫,我们现在收割的正是它的后果。成千上万没有重生证据的人是相当肯定基督已经拯救了他们。

从上面讲的简要概述来看,钟摆是从一头摆到另外一头的。人是极端的受造物,除了神的恩典,没有什么可以使我们沿着中间的道路行驶。对宗教历史的认真研究也表明了这个事实,就是神的仆人时不时不得不改变他们的强调点。这是这句话的一种意思,“在你们已有的真道上坚固” (彼后 1:12),说的是在任何一个具体的时候最需要强调的真理的一个特别方面。如果清教徒仅仅是重复改教家们的教导,他们不但不能攻占成功,反而会丧失阵地了。并非欧文和马丁路德有冲突,而是他对他作出补充。当人特别强调神主权恩典的计划以及基督算为我们的义时,也要接着注意圣灵在圣徒里面的动工。类似地,当人大大强调基督徒所处的光景,也需要清楚讲解他在神面前的站立地位。

如此少的人意识到需要运用刚刚在上面提到的原则,这真令人痛心。如此之多的人,他们的热心没有得到知识的帮助,以为过去某些受到尊荣的神的仆人因着如此大大强调某一方面特别的真理,而得到极大的成功,那么只要他们去效法他们,他们也可以得到同样的成功。但是环境改变着情况。认信的教会所经历的不同阶段要求有不同的事奉。存在着“话合其时”(箴15:23)这样的事:哦,愿神可以打开许多人的眼睛,让他们看见,对于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堕落的时代什么是“话合其时”,赐他们灵里的判断能力,让他们意识到,即使是神真理的许多部分,如果讲得不合其时,也会给人带来极大的伤害。

在物质方面我们可以相当容易认识到这个事实,当事关灵里的事情时,我们为什么却如此迟钝呢?肉和坚果是很有营养的,但有谁会想用这些来喂一个婴孩呢?同样身体有病,人也要改变饮食。在灵魂方面情况也是如此。为了讲得更清楚一些,让我们看一两个极端的例子。神的每一位仆人都应当忠心传讲惩罚是永远的这个真理,但一位刚刚失去丈夫或孩子,内心破碎的妇人,她会是合适的听众吗?天上荣耀和有福的光景是一个宝贵的主题,但对一位醉酒的口头承认相信的基督徒讲这个,这合适吗?圣徒永远的稳妥是在神的话语中清楚得到启示的,但是我向一位退步的神的儿女大大强调,这合适吗?

我们这篇介绍很长,然而我们认为这很有必要,可以为接下来的铺路。神的仆人今天面对着一种可怕的严重肃穆的光景。他心里大大看重的,他却沉默不语。如果他要忠心待人,他自己就一定要讲论他们所处的光景。除非他大大警醒,除非他不断寻求从上而来的智慧和带领,他就很有可能把坏事变得更糟。人到处充满了确据,很肯定他们在奔向天堂的路上;然而他们每天的生活表明他们是受了蒙骗,他们的确据只不过是属肉体的。成千上万的人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是“以约3:16,或者5:24为依靠”,对他们要和基督一起渡过永世毫不怀疑。然而每一位神真正仆人的必要责任就是向这些人中的极大多数说,他们是被撒但可怕地欺骗了。哦愿神使他们的一些人可以有耳朵,有认真的关注来听我们的话。

之前某个时候我们听说有这么一件事,我们尽力完全复述,事情是这样的。差不多一百年前,英格兰的情况和现在这个国家的光景相似。银行倒闭,人们非常恐慌。一个人对银行失去了信心,用一张一张五英镑的钞票,把他所有的钱提了出来,然后请一位朋友把它们兑换成金币。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其他的银行倒闭了,这人的一些朋友对他说,他们失去了所有。他带着如此大的信心告诉他们,说他已经提出了他所有的钱,把它兑换成黄金,秘密藏在一个没人可以找到的地方,所以他是完全安全的。一阵子过后,当他需要买一些东西,他去到他秘密存放的地方,取出五块金币。他去了一家又一家的店铺,但没有人愿意收这些钱 — 它们都是假的。他彻底警觉起来,找到他藏起来的钱,却发现它们都是假币!

亲爱的读者,你也许相当肯定你对基督的信心是“真金”,然而你可能错了。这样的危险不是凭空想出来的,而是实在的。人心诡诈到了极处(耶17:9)。神的话语清楚警告我们

"有一宗人,自以为清洁,却没有洗去自己的污秽" (箴言 30:12).

你会问 (哦你可能是带着深深的恳切和真诚) ,我怎么可以肯定我的信心是真实的,以致得救的?回答是,试验它。

要确保它是“神选民的信心”(多 1:1)。弄清楚你的信心是否伴随着和那神所赐,圣灵所作成的信心分不开的果子。

也许很多人会说,我没有必要把事情弄得如此复杂;我知道我的信心是得救的信心,因为我依靠基督已经完成的工作。但是亲爱的朋友,这样说是愚蠢的。神自己命令他的百姓去使他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彼后 1:10)。这是一种无谓的劝勉吗?哦,不要用你虚妄的自信与神的智慧违抗。那如此努力拦阻许多人做这件事情的正是撒但,免得他们发现他们的房子是建立在砂土上。一个人发现他受骗,他还有指望,但那些继续相信魔鬼的谎言,满足于魔鬼给他如此多的可怜牺牲品的那种非常实在,但却是虚假的平安的人,却是毫无盼望。

神自己为我们预备了试验,如果我们不对自己进行试验,用它们来诚实地衡量自己,我们就是疯了。

"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 (约壹 5:13)。

圣灵亲自感动他的一位仆人,写了整整一封书信来教导我们如何可以知道我们是否有永生。这是不是和今天许多的传道人和作家所说的那样,这个问题可以很容易决定解决呢?如果只是坚信约3:16 或5:24的真理,我就可以肯定我是得救的,那么为什么神还要赐下整封书信来指教我们这个问题呢?

让那些真正关心的人慢慢认真思想整本约翰一书,让他正确看到,在五章书里没有一个地方我们被告知,“我们知道我们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因为我们是依靠基督已经完成的工作”。没有出现这样的话,这就应当很肯定地使我们相信,在这个问题上当今如此广受欢迎的教导一定在根本上是错的。这封信里不但没有这样的宣告,而且第一段写着我们很熟悉的“我们知道”这句话的地方,和当今如此广为传播的所谓基督徒的确据是相当对立的。

"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 (约壹 2:3)。

这岂不很清楚吗?敬虔的生命是我是神的儿女的第一个证据。

但让我们留心紧接着的庄严宣告,

"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里也不在他心里了" (约壹 2:4)。

这些话使你愤怒吗?我们相信不会:这是神的话语,不是我们的话。你不再想看这篇文章了吗?这将会是一个糟糕的标记: 诚实的心是不害怕光的。真诚的心愿意被真理察验。如果你现在不能承受主的仆人力气微小的察验,在将到的那一日,主亲自要彻底彻底把你察验的时候,你怎么受得了呢?哦亲爱的朋友,给你可怜的灵魂一个机会,请愿意去弄清楚你的信心是真的麦子,或者只是糠秕而已。如果证明是后者,你还有时间在神面前降卑,向他呼求赐你得救的信心。但到了那一日,那就太迟了!

"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里也不在他心里了" (约壹 2:4)。

这句话说得多么清楚,多么一针见血!它清楚所讲的是多么可怕。亲爱的读者,你看不出来吗,这节经文清楚表明有一些人宣称是认识基督的,然而却是撒谎的。谎言的父蒙骗了他们,他正尽其所能拦阻他们脱离这蒙骗。这正是那尚未重生的读者觉得这篇文章如此不合胃口,希望抽身而去的原因。哦,我们恳求你,请拒绝这种想法。神给了我们这节经文,正是用它我们可以衡量自己,看看我们“得救的确据”是否可以经受得住他神圣话语的考验。所以不要像那愚蠢的鸵鸟那样,把脑袋埋在沙土里,而不是面对他的危险。

让我们再引用一些约翰这封书信第一次出现“我们知道”的这一段里的另外一节经文:

"凡遵守主道的,爱神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从此我们知道我们是在主里面" (约壹2:5)。

这和上面的那一节经文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徒在这里受到感动,要在我们面前表明一些在灵里的信心和爱的清楚的圣经依据,这是绵羊和山羊之间本质的不同。 在第4节,空荡荡的口头承认之人说,“我知道基督是我个人的救主”,他对他有一种理论上,但并非生命上的认识。他夸口说他依靠基督完成了的工作,很有信心他是得救的,但却不守他的诫命。他依旧是一位讨自己喜悦的人。像所罗门所说的懒汉,他
"看自己,比七个善于应对的人更有智慧" (箴言26:16)。

他说话大胆,但行事为人随随便便。

在第5节我们看到真的基督徒。他没有说“我认识他”,而是证明了这点。使徒在这里并不是把基督作为直接的信心对象表明出来,而是在描述那已经得救,奔向主求庇护的那人,这是从所产生的效果表现出来的。对他来说基督的话语就是一切:是他的食物,他不断的默想,他的引导。他在记忆里,在心里,在行动上把它“遵守”,基督的“诫命”和他的应许一样,占据着他的思想和祷告所求。那在他里面动工的神的话语制服他肉体的愿望,给他的诸恩典加力,吸引它们进入真正的操练和行动。这话语在他心里和思想里有如此的地位,以致他不得不在他的言谈和举止中把这一点表明出来。就这样,“爱神的心是完全的”:在他身上有清楚的家族印记,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他是属于哪一位“父”的,这和约8:44形成对比。

“凡遵守主道的,... ...从此我们知道我们是在主里面。”完全遵守他的话语吗?不是的。但实在地,以此为特征,带着深深的愿望和诚实的努力要这样行。是的,重生是神恩典在人心中做成的神迹,它使人的感情归向神,使人的意志降服在神的旨意之下,在人的生命中造作出一种真实,根本性的改变。这改变是从属世界变为属神,从背逆变为顺服。在人得到新生的时候,圣灵把神的爱浇灌在人心里,这爱显明在一种占主导地位的盼望和真诚的追求上,为的是在一切事情上讨那把我像火里的一根柴一样抽出来的那一位神的喜悦。真正的基督徒和受蒙骗的口头承认的基督徒的区别比活人和死尸之间的分别还要大。人如果诚实地用神的圣言衡量自己,就不需要仍然落在疑惑之中。

在这开篇的文章里我们只有一点地方去看看另外一处经文,就是撒种人的比喻。主耶稣为什么对我们说这个比喻?嗨,岂不是要激发我严肃思考,努力省察,看看我是哪一种“听的人”吗?在那个比喻里,基督把那些听了神的话的人比作是不同的土,种子落在其中。他把他们分成四种,四种里面有三种没有结出完全的果实,这比喻极其严肃,察验人心。在一种情形里,魔鬼把好种子从心里夺去了 (路8:12)。在另外一种情形里,人们“暂时相信,及至遇见试炼就后退了”(路8:13)。在另外一种情形里,他们“被今生的思虑钱财宴乐挤住了”(路 8:14)。我的读者,你是这里所描述的其中一种人吗?不要忽视这个问题;我们恳求你,诚实面对它,要弄清楚这些不同的土哪一种是代表了你的心。

但有一些“好土”的听众。怎样可以认出他们?不会有错的神的儿子是怎样说他们的?他怎样描述他们?他是说,“好土的就是那些依靠神的话语,不怀疑他的应许,完全确信他们是得救的,然而却继续过着和从前一样的生活”吗?不,相反,他宣告,"那落在好土里的,就是人听了道,持守在诚实善良的心里,并且忍耐着结实" (路 8:15)。

啊,亲爱的读者,试验人的是果实:不是知识,不是夸口,不是正统,不是喜乐,而是果子;这样的“果子”,仅仅天然是结不出来的。这是葡萄树的果子,就是和基督相同,效法他儿子的模佯。愿圣灵指教我们每一个人。

问:“真信徒能无误确知他们是在恩典之中,他们要坚忍以致得救吗?”

答: “如此真正相信基督,努力在他面前凭无愧的良心行事为人(约壹2:3),可以无需得到特殊的启示,凭建立在神应许真理上的信心,依靠那加力量,让他们分辨自己里头的承受生命应许的恩典(约壹 3:14, 18, 19, 21, 24;来6:11-12等等),与他们的灵同作见证他们是神的儿女(罗8:16)的圣灵,可以无误确知他们是在恩典之中,将要坚忍以致得救 (约壹5:13;提后1:12)。”

“确据就是信徒完全确信,唯独藉着凭信心领受的基督的工作,他得到一种拯救,并要永远被保守在其中。这确信是完全建立在圣经向所信之人所作的应许之上的。”

认真的读者可以看出在上面所列举的两段话中教义上相当大的分别。 前者是清教徒的产物,后者是二十世纪所夸口的启蒙所带来的典型代表。一个是摘自威斯敏斯德信条 (长老会的教义宣言),另外一个是选自《司可福圣经》。在第一处,真理的平衡得到保守,对人很有帮助;在第二处,圣灵的工作和见证是被完全忽略了。这个例子只是我们所能选出来的好几处之一,令人伤心地表明我们的退步已经到了何等的地步。清教徒所给的答案目的是为了引导到内心的省察,普遍时代论者的定义(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容易支持那受蒙骗的人。这要带领我们去更明确地思考确据的本质这个问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