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对"得救信心" 的研究 作者 平克(Arthur W. Pink)

第3部分

第9章 带着我们的意志到基督这里来

活在身体之内的人拥有三种重要的机能:认识,感情和意志。正如之前讲过的那样,所有这三样都在根本上受到亚当堕落的影响:它们都被玷污和败坏了,结果它们被用在服事自己和罪上面,而不是被用在服事神和基督上。但在重生中,这些机能被圣灵复苏,洁净:不是完全,而是开始,是在成圣毕生的过程中不断继续,直到得荣耀时完全为止。因着自然定律,就是人被他的创造主所造这个事实,这三种机能是彼此附属的。一样是被另外一样所影响的。在创 3:6 我们看到,“于是女人见(认识到)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 — 这是因着认识而得出的结论,“也悦人的眼目”— 这是她感情的回应;“且是可喜爱的” — 这是意志的动心;“就摘下” — 这就是完成的行动。

神恩典的作为藉着在人的认识得以有信心的看见而动工,这使感情火热燃烧,它们又影响,感动意志。人的每一样机能都被带动,以致得救地“到基督这里来”:“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受洗(徒8:37)。正如约5:40所讲的,“到基督这里来”更加是意志的直接作为;然而,除非认识已经得到光照,感情得到复苏,否则意志就不会向他变得积极。圣灵;

首先使得罪人认识到他大大需要基督,这是通过圣灵向人显明他可怕地违抗神,除了基督,没有一人可以赎这罪而作成的。

第二,圣灵在人心里生出对基督的渴望,这使他恨恶罪,喜爱圣洁。

第三,因为被唤醒和得光照的心已经被赐下,可以看见基督的荣耀和卓越,他完全适合那失丧和正在灭亡的罪人,这时圣灵带动人的意志,看这卓越至为宝贵,看它比所有其他的更为重要,于是接受他。

正如在神性的三个位格中存在着提供救恩的神的次序,同样在赐下或给与救恩上也存在着神的次序。父神的美意是从亘古以来拣选他的百姓得拯救,这是他们得拯救最完全充分的驱动因,一点一滴都能够生出它的果效。道成肉身的子神,他的顺服和受苦是他们得救最完全充分的功德上的因,没有任何可以加添,使得它更适合,更能够得到他自己劳苦的功效。然而除非圣灵把基督加在人身上,否则这点或其他的一点都不能在实际上拯救任何一个罪人:他的工作是他们得救的有效和直接的因。相类似地,当罪人的认识被光照,他的感情被点燃的时候,他还没有得救;一定要有意志的作为,向神降服,抓住基督。

圣灵动工的次序是和中保基督的三个伟大职分,就是他先知,祭司和王的职分相对应的。作为先知,他首先被认识,人从他的嘴里领受神的真理。作为祭司,他被人的心,或感情信赖和爱慕,因着他为人心所做的满有恩典的工作,人心开始爱慕他荣耀的位格。作为君王,我们的意志一定被降服归向他,所以我们顺服他的统治,服从他的权杖,听从他的命令。除了我们心上的宝座,没有什么可以使得主耶稣得到满足。为了做成这点,圣灵把我们各样属肉体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林后10:5),所以我们可以自由地,高兴地在我们身上接过他的轭,正如一位清教徒所说的,这轭是“用爱镶边的”。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约6:44)。

这个“吸引”是由圣灵来成就的:第一,他有效光照人的认识;第二,他使感情复苏;第三,使意志摆脱罪的捆绑,使它趋向神。藉着恩典不可战胜的动工,圣灵使那先前只是转向罪和虚妄的扭曲意志转过来归向基督。神对中保说,“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要甘心”(诗 110:3)。然而尽管神的能力被加在人身上,但圣灵并不侵犯意志自由行事的特权:他在道德上劝服它,他降服它罪性的顽固,他胜过它的偏见,用恩典甜美的吸引赢得它,吸引它。

“神从来不把人当作牲畜一样对待;他不是用拉车的绳来拉扯他;他把人当成人来看待,当他用绳把他们绑起来的时候,他是用慈绳爱索。我可以对其他人的意志施加能力,然而这个人的意志可以是完全自由的;因为我是按照人思想的定律来行使这限制。如果我向一个人表明一种行为是可以使他大得好处的,他会觉得他一定要按此来行,但他这样做是完全自由的。如果人的意志是被某些身体上的动作降服或捆绑,如果人心举例来说从他身上被拿出来,被人的作为扭转,这就是完全不符合人的自由,确实不符合人的本性了;然而我想,当我们谈论限制的影响,神的恩典的时候,很少会有人认为我们是这样看;我们根本不是这样看,我们是说耶和华耶稣知道当怎样行,因着对人认识发出的不可抗拒的论证,因着向感情倾诉的大能的理论,因着他圣灵奥秘的影响,在人所有的能力和感情上做工,就这样降服全人,从前他是叛逆的,现在他是顺服的;从前他傲慢地站立在至高神面前,现在他放下他背叛的武器高喊,“我顺服!我顺服!被神主权的爱降服,被你赐给我的光照降服,我把自己降服在你的旨意之下”(司布真,约6:37讲道)。

我们在林后8:16,17可以看到一个重生之人灵里作为的自由,以及神使他这样做的有效的恩典是完全一致的。“多谢神,感动提多的心,叫他待你们殷勤,像我一样。他固然是听了我的劝。但自己更是热心,情愿往你们那里去。”提多因为保罗的劝说受到感动,“自己情愿”去这样做;然而是神把这同样的热心放在提多的心里使他这样做。神控制内在的感受和人的行为,却不干涉他们的自由或责任。提多的热心是从他自己的心内自发的,表明了他的品格;然而神在他里面动工,使他愿意,行出他的美意。
除非一个罪人自由地认同(不仅仅是理论上“认同”)基督在福音里列明的严格,要人舍己的条件,否则没有一个人可以以致得救地“到基督这里来”,真正在心里接待他。除非罪人的心真正看他“超乎万人”,否则就没有人可以预备好为基督舍弃一切,背起“十字架”,在凡事顺服的道路上“跟从”他,而在人的认识被超自然地光照,感情被超自然地复苏之前,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很明显,没有人会对他们认为不是他们所能选择最好的人心怀夫妻之爱。当圣灵让我们确实认识到我们的空虚,基督的丰富;我们的罪,他的公义;我们的污秽,他血的清洁功效;我们的败坏和他的圣洁,我们的心就被争取过去,意志的拦阻就被克服。

神圣洁和属灵的真理在未得重生的人心里找不到一丝的共鸣,相反,人心的一切都是与之反对 (约15:18; 罗8:7)。基督的命令对我们本性的骄傲来说,太令人降卑,对麻木的良心来说太深入扎心,对我们肉体的愿望来说太严格。只有在我们里面作成的恩典神迹,我们本性的这种败坏,这种可怕的光景才会得到改变。这恩典的神迹在于胜过因着内住的罪带来的抵挡,生出对基督的渴望和追求;这时我们会呼喊,

"不,我顺服,我顺服,
我不能再坚持;
我跪下,替死的爱强迫我,
承认你把我征服。"

我们可以在路得记1:14-18看到对此一个美丽的举例说明。拿俄米是后退的圣徒,准备离开那遥远的国家,(预表性地)回到她的父家。她的两个儿妇希望陪她走。拿俄米很忠心地要求他们“计算代价” (路14:28),而不是凭着他们立刻的冲动催促他们,她指出要遇到的困难和试炼。这对俄珥巴来说太受不了了:她的“良善” (正如那心里像石头地的听众,以及许多其他的人的一样)只不过是“如同早晨的云雾,又如速散的甘露”,快快消失了(何6:4)。我们看到和这形成有福对比的是,“只是路得舍不得拿俄米... 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这里的感情是多么深邃可爱! 是多么的全心自我降服! 看看路得,她自愿,预备好离开她自己的国家和亲族,使自己脱离原本各样的联系,不听她婆婆恳求她回到她的神(第15节)和她的民那里去。看她弃绝拜偶像,以及肉体所看重的一切,要成为一个敬拜和事奉永生神的人,为他眷顾和拯救的缘故把一切看作是有损的;她将来的表现证明她的信心是真实的,她的承认是真诚的。啊,除了神在她里面神迹般的动工,没有别的可以解释这一切。是神在她里面动工,使她“立 志行事,为要成就他的美意” (腓2:13)。 他正用爱索吸引着她:恩典胜过肉体。每一个真正的归正相信就是这样 — 思想,内心和意志完全降服于神和他的基督,以致有一种愿望,“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启14:4)。

在诗篇119:34可以看到神使我们的认识得光照,感情得复苏,以及接着而来的意志认同之间的关系,

“求你赐我悟性,我便遵守你的律法,且要一心遵守。”

“重生,或者被赋予悟性认识的必然结果就是对律法的敬虔敬畏,敬畏着在心里遵行它。神的灵使我们认识主,多少认识他的爱,智慧,圣洁和威严;结果就是我们尊荣律法,降服我们的心去顺服真道。认识在感情上动工,它使人心确知律法的美好,所以心用一切的能力爱它;然后它启示那赐律法的神的威严,整个人在他至高的旨意面前拜伏,唯有那能够说,“我主,我要服事你,全心来服事你”的人能够顺服神;若不已经领受了圣灵白白赐下的内在光照,就没有人能这样说。” (司布真)

我们在看最后一个部分之前,我们要对彼前2:5补充说几句,“你们来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神主权的恩典有没有使我来到基督面前?如果是,那么我的责任和利益所在就是“常在”他里面(约15:4)。过信心的生活,常在他里面,让他的灵常住在我里面,不要使他担忧(弗 4:30),或者消灭他的感动 (帖前5:19)。我已经一次相信基督,这还不够,我还要每天凭信心活在他里面,靠他而活:加2:20。按着这种不断到基督面前来的方法,我们“被建造成为灵宫”。按着这方法恩典的生命得到维持,直到荣耀的生命发出。信心要不断领受他的丰富,“恩上加恩” (约1:16)。每天我要更新把自己委身给他的心志,心里完全专注于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