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34
打印

主祷文实用注释 -- 布道一 主祷文注释,序言(第一部分)

应用

应用 1. 责备那些忽视在密室中向神说话的人;他们得罪了神和他们自己。

他们得罪了神;因为这是人敬畏神所必需的一部分,他期望他们尽这个责任,不但在公开的聚会中,还要在私下承认他。他们还得罪了他们自己;因为这是给灵魂带来极大安慰和平安的;他们剥夺了自己许多甘甜和蒙恩的经历,和对其他一切事情的祝福。

但更具体表明这罪的邪恶之处: -

1. 这是疏忽的罪;这些罪非常危险,和主动犯的罪是一样的。人本性的良心通常因着主动犯的罪而责备自己,胜过疏忽的罪。得罪,打父亲,要比不给他当得的尊敬和照顾看上去更显得邪恶和违背本性。我们对主动犯的罪敏感;然而神要定你主动去犯的罪,也要定你疏忽的罪;当良心变得认真的时候,当你清楚明白神的旨意,你却疏忽对神的敬拜的这如此必要的部分的时候,它也要定你的罪:雅4:17, “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 - 这就是说,在一个见证人面前,这是一件罪。当良心被神的话语,或被神的作为,或极大的苦难,或在你临死的时候苏醒,它要认定这是罪。

你忽略了神,失去了本来应该用来与他相交的如此宝贵时间,你们自己的心该会如何责备你们呢! 疏忽的罪和主动犯的罪一样,是对神权威的极大蔑视;因为那禁止一件罪的同一条律法,也要求我们尽一项责任。

疏忽的罪和主动犯的罪一样,表明了对神极大的恨恶。如果两个人住在同一座屋子里,从来不彼此交谈,这就证明了和两人互相争斗一样的深仇大恨。当神在我们里面,在我们周围,我们却从来不花时间与他交谈,这就证明了对他的极其恨恶和忽视。

疏忽的罪和主动犯的罪一样,是我们没有重生的证明。一个人活在醉酒,污秽和淫乱中,你会认定他是一个未得重生的人,他身上有如此一个印记,这不是神儿女的印记。同样,活在对神不断的忽视中,这是一个没有重生的证明,正如活在淫荡之中一样。使徒在描述以弗所人还没有归正的光景时,是这样描述的:弗2:12,“活在世上没有神。”除了人的约束,普遍教育的法则,国家的习惯要求承认神,呼求神之外,人不承认,呼求他,他们就是活着没有神了。所以诗14:1这样说,“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没有一个人行善,一同变为污秽。”每一个没有重生的人都是无神论者。在没有重生的人当中有一些不同。一些人在罪和愚昧的极端和公然爆发上没有那么厉害。一些人犯罪得多,一些人少;但在这个方面他们都是可憎的,因为他们不寻求神。使徒用这个论据证明所有人都在罪恶之下:罗 3:11,“没有寻求神的。”人心可以因着疏忽而大大刚硬,就像因着主动犯罪一样(是的,有时甚至更厉害)。正如一件罪行使得人心变硬,死寂,同样对一件必须的责任的忽视也可以会是这样。不仅仅一根琴弦断了,使整件乐器失了音调,它被忽视,得到不照顾也会如此。肯定地,按着经验我们发现,没有人是和那些常常与神在一起的人一样,是如此温柔,如此圣洁,如此谦卑和属天的。这要使心变得温柔,而相反地,人心就要变得刚硬,死寂和愚蠢。

2. 这不仅是一种普遍的疏忽,更是对祷告的疏忽,而祷告首先是对圣徒来说一种非常自然的责任。对一个新造的人来说,祷告是一种非常自然和亲切的责任。保罗一相信,我们听到关于他的第一条消息就是,徒9:11,“他正祷告。”我们一得到新生,就在祷告中哭喊出来,得到释放。这是圣徒的品格:诗24:6,“这是寻求耶和华的族类,”一群大大呼求神的人。先知用祷告的做工来描述他们:番3:10,“祈祷我的”和撒12:10, “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他们。”哪里有恩典的灵,它马上就进入祷告之中。看,正如传道人因着他常常工作而得名,同样一个基督徒就是那呼求神的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罗10:13。那从来不传道的人是虚得传道人之名,同样那从来不祷告的人也是虚得基督徒之名。正如带着气体本性的事物是向上移动,同样当圣徒蒙恩的时候,他们是被一种自然而然的东西带着上升到神那里。神没有舌头打结或哑巴的孩子;他们都在呼喊,“阿爸,父。”有一种对责任的疏忽,这责任对于我们与神的交通是极其重要的,我们与神的交通是在两件事情上 - 结果子和与神亲密;在以神为乐,在与他亲密,常与他在一处上。我们因着信心结果子,与他亲密是籍着祷告。有两件责任是永远不会过时的,聆听和祷告,两者都是神和人之间的神圣对话,直到我们来看见他,在天上得见他为止。在地上我们与神的交通是通过这两个责任来进行的:我们在祷告中向神说话,神在话语中回答我们;神在他的话语中向我们说话,我们在祷告中回答,向他发出回应。所以新造的人以这两件责任大大欢喜。看,正如我们应当“快快地听”,雅1:19,在我们得见他之前,我们应当抓住一切机会,常常地听。同样在祷告中我们向神说话,所以应当珍惜时间来做这件工作。在他的话语中神临到我们,在祷告中我们上到神那里去;所以,如果你要与神亲密,常与他在一处,你就要多多祷告。这非常重要。你知道祷告的概念本身是什么。它是“寻求”神:赛26:16,“耶和华啊,他们在急难中寻求你。你的惩罚临到他们身上,他们就倾心吐胆祷告你。” 向神祷告,寻求神,是同样的说法。当我们不常常到他这里来的时候,这证明我们和神的交情很少。从来不寻求神,有如此的距离和生疏,这还会有任何的亲密吗?

3. 这是对秘密的,个人的祷告的疏忽,这种祷告在某些方面要比其他的祷告更让我们珍惜。

一部分是因为在这方面,针对我们自己的情况我们与神的交谈可以更敞开。当我们加入其他人的时候,神可以因着他们的缘故而成就,但在这里,诗116:1,“我爱耶和华,因为他听了我的声音,和我的恳求。”当我们单独与他相交,我们抓住他的应许恳求,可以更加知道我们已经蒙了垂听。我们更加试验神;我们看他要因着我们的恳求和努力而为我们做些什么。一部分,这方面可以更好试验我们,看看我们在秘密之处向我们的父表达什么样的爱,此刻我们没有外面的理由,没有人的尊敬的引诱去驱使我们。在公众的责任上(这是被其他人观察,向其他人敞开的),假冒为善的人可能会使出极大的努力,活力和热心,而在私下向神的说话中他们却轻慢,满不在乎。一个基督徒在私下,在这些神与他自己的心之间的秘密交往中,更是受到最好的试验和操练;此时他发现与神最好的交通,内心最好的扩展。一个人在公开场合是不能这么好地判断他的灵,分辨它的工作,因着其他人的关心和需要,和我们的交织在一起,需要考虑,并且因为他更容易受到其他人的注目。但是当他单独与神在一起,他只有良心和责任的原因来驱动自己。当除了神和我们自己的心以外,我们感受不到其他任何事情,我们就要看,要得神的认可,为得他的接纳,我们该做什么。

一部分是,在某些方面,这是更应当被珍惜的,因为私下和退在一旁是必需的,是极大的优势,人的灵可以为尽责任而安定,作好预备。当聚众的时候,有罪的分心会拥挤而来,到我们身上,我们是在想这想那。我们是何等常常把硫磺和我们烧的香混在一起 - 肉体的思想混在我们的敬拜中! 在尽公开责任的时候,我们是多么容易这样做! 但在私下,我们可以完全自然地,用孩子般的自由与神来往。此时,当你最自由,没有分心,向神开放你的心的时候,你会疏忽这个责任吗?

一部分是,一个不常常在私下祷告的人,是不能很好地在公开,在群体中祷告的:他要失去对这操练的兴趣和喜好,很快就变得干枯,荒芜,没有滋润,对神不再关心。看,正如在先知以西结的书中,你看到耶和华的荣光一步步离开圣殿:它首先离开至圣所,然后到燔祭的祭坛,然后到门口,然后到城里,然后到在城东面的山上;在那里耶和华的荣光停住盘旋了一阵,好像不想离开,要看看人们是不是要它再回来;这看来是神对待某些人的某种标记和代表。首先,神被赶出密室,神和他们之间的私下交谈被疏忽了;然后他被逐出家庭,过了一阵子离开了聚会;公开的命令开始受到轻视,被当作无用的东西;然后人被全然放弃,入了一切的亵渎和散漫,失去了一切:所以信仰仿佛是一步一步死亡的,一个属肉体的基督徒越来越失去神的同在。因此,如果我们要能够在会众中祷告,我们就必须常常在秘密处祷告。

4. 请思想疏忽了私下与神交谈所带来的祸害。

疏忽的罪为主动犯罪开路。如果一位园丁住了手,土地很快就长满了杂草。不祷告,轻慢神,嘈杂的私欲就多多加增了。当我们不再在私底下常常与神交通,我们的心就充满了苦毒。论到约伯有话说,伯15:4,“你在神面前阻止祷告。”(钦定版,合和本作你在神面前阻止敬虔的心,译者注)这一段圣经值得留意,诗14:4,“他们吞吃我的百姓,如同吃饭一样,并不求告耶和华。”疏忽了秘密的祷告,一些大罪就跟着来了;一阵子的功夫你就要落入某些邪恶的道路或其他的事情里面:兽欲,压制,或暴力;恨恶神的子民,与那些结盟起来反对神的人结成一党。我们越少在私下与神交谈,对神的敬畏就越减弱了。但一个常常与神在一起的人,是不像其他人一样如此随意胆敢冒犯神的。就象那些常与王子和伟大人物在一起的人,他们穿着得更好,在衣着和举止上都更整齐,同样那些经常与神交谈的人,和其他人相比要成长,变得越来越属天,圣洁,警醒;当我们不与神在一处,不仅这一切都失去,还会有极多的恶事出现。从人的行事为人就可以看出他们与神交谈是何等地少。

TOP

 4 1234